●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热点专题 网站搜索 [RSS订阅] [WAP访问]  
语言选择:
英语联盟 | www.enun.cn
英语学习 | 英语阅读 | 英语写作 | 英语听力 | 英语语法 | 综合口语 | 考试大全 | 英语四六 | 英语课堂 | 广播英语 | 行业英语 | 出国留学
品牌英语 | 实用英语 | 英文歌曲 | 影视英语 | 幽默笑话 | 英语游戏 | 儿童英语 | 英语翻译 | 英语讲演 | 求职简历 | 奥运英语 | 英文祝福
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哈利波特7《哈利波特与死圣》中文版——第三十六章 百密一疏

[日期:2012-08-09]   [字体: ]

www.eoooo.com

www.enun.cn

www.qqun.cn

www.qqhelp.cn

www.wmba.cn

域名转让联系:QQ50662607

第三十六章 百密一疏


  哈利再一次感到自己面朝下地倒在了地上,森林的气味充斥鼻间,他感觉到面颊贴在寒冷坚硬的地面上,眼镜腿也在他摔倒的时候被撞歪了,卡在太阳穴上。他身体上每一寸肌肤都在疼,那个被死咒击中的部位就像被利器刺中了一样剧痛。但他一动也没动地呆在原地,左臂古怪地扭曲着,嘴巴大张。
  他本以为能听到庆祝他死亡的欢呼声,但空气中却充斥着匆忙的脚步声、耳语声和热切的低语声。
  “主人……我的主人……”
  那是贝拉特里克斯的声音,她像是在对自己的爱人说话一般。哈利不敢睁开眼睛,但他还是在用其它感官去探知自己的险境。他知道魔杖还在他的袍子里,因为他能感觉到魔杖就抵在地面和前胸之间。在他倒下时,腹部的轻微缓冲让他知道了隐形衣也塞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
  “主人……”
  “够了。”伏地魔说。
  周围响起了很多脚步声,一些人从同一处向后退开,哈利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急切地想知道是怎么了。
  伏地魔似乎站了起来,食死徒们都匆忙地离开他回到空地的人堆里,只有贝拉特里克斯还留在那里,跪在伏地魔的身边。
  哈利再次闭上眼睛,思考着刚才看到的那一幕。伏地魔摔倒在地上,食死徒们围在他身边。在他用死咒攻击哈利的时候出了点状况。伏地魔被击倒了吗?看起来似乎是的。刚才他们两个都不省人事地倒下了,而现在他们都清醒了过来。
  “主人,让我来……”
  “我不需要帮助,”伏地魔冷冷地说。尽管哈利看不见他,但他脑袋里还是浮现出了贝拉特里克斯伸出一只手想要帮他的样子。
  “那个男孩……死了吗?”
  周围一片死寂,没有人接近哈利,但他可以感觉到周围注视的目光好像把他压进地面一样。他生怕哪根手指或是哪边眼皮会突然动弹一下。
  “你,”伏地魔说,哈利听到一声巨响和因疼痛发出的抽泣声,“检查一下,然后告诉我他死没死。”
  哈利不知道被派过来核实的人是谁,他只能躺在那里等着,而他的心脏此时却不听使唤地狂跳着,但是同时他心中有些许欣慰: 伏地魔不敢接近他,伏地魔怀疑计划并没有那么顺利……
  一双比想象中柔软的手碰了碰哈利的脸,又摸了摸他的心脏,他感觉到那个女人急促的呼吸着,感觉到她那贴着他肋骨的心跳声。
  “德拉科还活着吗?他在城堡里吗?”
  这句耳语几不可闻,她的嘴唇几乎贴着哈利的耳朵,头倾得很低,长长的头发挡住了哈利,因而其他人都看不到他的脸。
  “是的,”他轻声回答。
  他感到胸前的那只手攥紧了,指甲戳到了他。然后她收回手,坐直了身子。
  “他死了!”纳西莎•马尔福对旁观者们说。
  现在,他们终于开始呼喊,他们兴奋地大声叫喊,手舞足蹈。透过眼皮,哈利看见了红色和银色的庆祝火焰射向天空。
  他仍然躺在地上装死,他明白,唯一能让纳西莎进入霍格沃茨去找儿子的方法就是跟着胜利的大军一块儿进去,她已经不在乎伏地魔的胜负了。
  “看见了吗?”伏地魔在喧闹中尖叫着,“我亲手杀死了哈利•波特,现在任何活着的人都不是我的对手了!看着吧!钻心剜骨!”
  哈利早就知道会这样了,他知道他的身体不会这样一直静静地躺在森林的地面上,为了证明自己的胜利,伏地魔一定会去践踏、侮辱他的遗体。他被抛到空中,竭尽全力保持身体的柔软,但是疼痛并没有降临。他被抛向空中一次,两次,三次……眼镜被甩掉了,袍子下的魔杖也稍稍滑动了一下,他尽力的让自己软绵绵的像个死人,最后一次摔到地上的时候,周围回响起一阵嘲笑和讥讽的叫声。
  “现在,”伏地魔说,“我们去城堡,让他们看看他们英雄的下场。谁过来拖尸首?不——等等……”
  他突然出发出一阵刺耳的笑声,顷刻,哈利感觉到身下的地面抖动起来。
  “你来抬他,”伏地魔说,“他在你的手臂里会显得更瘦小,更显眼,不是吗?拾起你的小朋友,海格。还有眼镜——戴上眼镜,他必须要很容易被辨认出来。”
  有人不怀好意的狠狠地把眼镜扣在了哈利的脸上,但是,把哈利举起来的那双巨大的手却非常温柔。哈利能感觉到海格呜咽着颤抖着把自己抱在怀里,大滴大滴的眼泪溅落到他身上。但哈利既不敢动弹,也不敢通过语言来告诉海格这一切还没有结束。
  “快走,”伏地魔说。海格踉踉跄跄的往前走了几步,被迫穿过茂密的树丛,由禁林向霍格沃茨走去。
  树枝刮住了哈利的头发和袍子,但他还是静静地躺着,嘴巴自然地张开,双眼紧闭。一片黑暗中,食死徒们在他的周围说着话,而海格在不顾一切地哭着,没人会费心去摸摸哈利脖子上的青筋是否在跳动。
  两个巨人在食死徒身后轰隆隆的拖着脚步。哈利能听见他们走过森林时,树木吱吱作响然后倒掉的声音。他们弄出的声音太大了,鸟儿被吓得尖叫着飞向天空,甚至连食死徒尖锐的笑声也模糊了。胜利的大军慢慢接近了开阔的场地,过了一会儿,黑暗中有光芒穿透了哈利的眼帘,树木也变得稀少了。
  “贝恩!”
  海格突然一吼,差点让哈利睁开了眼睛。“现在高兴了吧,是吧,你们根本没去战斗,你们这群懦弱的老驽马,哈利死……死了你们很高兴吧……”
  海格没法继续说下去了,他又痛哭了起来。哈利不知道身后有多少马人在看着大军前进,因为他不敢睁开眼睛。队伍继续前进,把马人甩在了后面,一些食死徒嘴里说着侮辱马人的话。没过多久,哈利感觉到前面的空气变得清新了,他们已经到了森林的边缘。
  “停下。”
  哈利知道海格一定是被迫服从伏地魔的命令的,因为他踉跄了一下。一时间,寒冷笼罩了他们,哈利听到了在树丛间巡视的摄魂怪的呼吸声。他们现在影响不了他,活着的这个事实在哈利心中燃烧起来,这个信念帮助哈利抵抗着摄魂怪,就好像他父亲的牡鹿在他心中保护他一样。
  有人紧贴着哈利走过去了,哈利知道到那是伏地魔本人,因为马上他开始说话了,他那被魔法放大的声音冲进了场地,敲击着哈利的耳膜。
  “哈利•波特已经死了,他在逃跑的时候被杀了,在你们用生命保护他的时候,他想的却是保全自己的命。为了让你们确信你们的英雄已经死了,我们把他的尸体也带来了。”
  “我们已经赢了战斗。而你们失去了一半的战士,我的食死徒人数比你们多,大难不死的男孩已经完蛋了,不需要再有任何战争了。任何要继续抵抗的人和他们的家人,无论是男是女还是小孩,都会被处死。从城堡里出来吧,在我的面前下跪吧,你们会被宽恕的,你们的家人、孩子、兄弟姐妹都会被宽恕。你们会加入我,我们会共同建设一个崭新的世界。”
  城堡那边的场地上一片寂静。哈利现在不敢睁眼看看当前的状况,因为伏地魔离他太近了。
  “过来。”伏地魔说。哈利听见他正往前走,海格也被迫跟了过去。这时哈利微微睁开了眼,看到伏地魔正大步地走在他们前面,那条大蛇纳吉尼在他的肩头缠绕着,现在那个魔法变出的笼子已经不见了。但是在微微闪烁的黑暗中,食死徒们缓缓跟随着他们,哈利无法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从袍子底下抽出魔杖。
  “哈利,”海格抽泣着“噢,哈利……哈利……”
  哈利又紧紧的闭上了眼睛,他知道他们正在接近城堡。他竖起了耳朵,在食死徒愉快的谈话声和脚步声中,仔细地分辨着霍格沃茨里面的生命迹象。
  “停。”
  食死徒们停下了脚步,哈利听到了他们面对城堡散成一排的声音。尽管哈利闭着眼睛,他也可以感觉到门厅的灯光洒向了他。他等待着。他用生命保卫着的人们瞬间就可能看到他躺在海格的怀中,已经死去了。
  “不!”
  那尖叫声比他想象的更糟糕,他从没想过到麦格教授会发出那种声音。他听见了贝拉特里克斯得意地看着绝望的麦格教授时发出的笑声。他又睁了一下眼睛,看到了门口站满了战斗中的幸存者,他们从里面冲出来面对着攻击他们的人,而且看到了哈利已经死了。他还看到了伏地魔在他前面不远处站着,用一只苍白的手指抚摸着纳吉尼的脑袋。哈利又闭上了眼睛。
  “不!”
  “不!”
  “哈利!哈利!”
  罗恩、赫敏、金妮的声音听起来比麦格的更加痛苦。哭声爆发出来,震耳欲聋。虽然他想赶快起来,可还是强迫自己安静的躺着。人们看到眼前的景象,哭喊尖叫着怒骂食死徒,直到——
  “安静!”伏地魔喊了一声,同时发出了一束带着巨响的光:“结束了!把他放下来,海格,放到我脚边,这才是属于他的位置。”
   哈利感觉到自己被放到了草坪上。
  “你们看到了吧?”伏地魔说,哈利感到他大步地在他躺着的地方来回踱着,“哈利•波特死了!你们现在明白了吧,被迷惑的人们,他死了,那个靠别人的牺牲而保全自己的男孩不存在了!”
  “他打败过你!”罗恩哭喊着,平静被打破了,霍格沃茨的保卫者们同时开始哭喊和尖叫,一个更响的爆炸声再一次熄灭了他们的声音。
  “当他在城堡周围打算逃跑时被我杀了,“伏地魔说,意味深长地扯着谎,“在他打算保全自己的时候被杀死——”
  但是伏地魔被打断了,哈利听到了一阵骚乱,然后是另一声巨响、一束亮光和痛苦的呻吟。他把眼睛睁开了一个小缝看了看周围。有个人冲出了人群袭击了伏地魔,哈利看到那个人倒在地上,被解除了武器,伏地魔把挑战者的魔杖扔在一边大笑着。
  “这又是谁啊?”他用蛇一般的柔软的声音说着:“是谁想证明失败者企图延续斗争会得到的结果啊?
  贝拉特里克斯愉快地笑了一声:“他是纳威•隆巴顿,主人!就是这个男孩曾经给卡罗兄妹制造了不少麻烦!他是傲罗的儿子,记得吗?”
  “哦,是的,我记得,”伏地魔低头看了看纳威说,纳威正挣扎着从他的脚下站了起来,徒手站在幸存者和食死徒之间的空地上。“但是你是纯血统的,对吗?我勇敢的孩子?”伏地魔问道,纳威站在他的面前,空空的手掌握成了拳头。
  “是又怎么样?”纳威大声问道。
  “你表现出了你的精神和勇气,你出身高贵,你可以成为一个非常有价值的食死徒。我们需要你的帮忙,纳威•隆巴顿。“
  “我永远也不会加入你们的。”纳威说,“邓布利多军!”他喊道,人群中传出一阵应答声,即使是伏地魔的声音抑制咒也不能完全控制住。
  “很好,”伏地魔说,哈利知道,那柔软如丝的声音中所包含的危险,比大多数咒语还要可怕得多。“如果这就是你的选择,那么隆巴顿,我们还是回到最初的计划上来,把头伸过来。”
  哈利依然眯着眼睛,看到伏地魔挥舞着魔杖。几秒钟之后,一个奇怪的像鸟一样的东西从城堡的一扇破碎的窗户里飞出来,落在了伏地魔的手掌中。他摇晃着那个已经有点发霉的,粗糙的、空瘪的东西:分院帽。
  “霍格沃茨再也不需要分院了。”伏地魔说,“那里再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学院了,每一个人,都将使用我高贵的祖先萨拉查•斯莱特林的标志、徽章和颜色,是不是呢,纳威•隆巴顿?”
  纳威坚毅平静地站在那里,伏地魔伸出魔杖指着他,分院帽被扣在了纳威的头上,滑到了眼睛下面。城堡前面的旁观者们开始骚动。在另一边,食死徒们也举起了他们的魔杖,防备着霍格沃茨可能爆发的战斗。
  “纳威将示范给你们看,如果一个人始终愚蠢的反对我会怎么样。”伏地魔一边说,一边挥动着他的魔杖,分院帽着起了火。尖叫声打破了沉寂,纳威毅然决然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哈利再也不能忍受了,他必须行动起来——
  然而就在那一刹那,好几件事情同时发生了:
  他们听到学校边界处的骚动声,就好像成千上万的人翻过了那道看不见的围墙进入了城堡,发出战争的宣言。同时,格洛普从城堡的另一边跑了过来喊着“海格!”他的哭喊声得到了伏地魔的巨人们的回应了,他们跑向了格洛普,好像野牛与象群一样弄得地动山摇。一阵拉弓放箭的声音响起,弓箭射到了已经乱了阵型惊恐尖叫着的食死徒中间。哈利从他的斗篷里拿出隐身衣披上,跳了起来,纳威这时也跑开了。
  纳威敏捷地破解了施在他身上的束缚咒,燃烧着的帽子掉了下来,从它中间露出了一个银色的东西,柄上的红宝石熠熠生辉——
  在这人群嘈杂,巨人混战以及马人的马蹄声中,银剑重重的落地声没有任何人能听得到,但这一刻它还是吸引住了所有的目光。纳威干净利落地砍下了伸到空中的巨蛇的脑袋,它旋转着飞上高空,在门廊划过一道微光。伏地魔狂怒的张大嘴巴尖叫,但谁也听不见他的声音。蛇的尸体掉下来,砸在他的脚边。
  哈利藏在隐身衣下面,赶在伏地魔把正在作战的巨人们召唤过来之前,在纳威和伏地魔之间施了一个盔甲护身咒,这时海格的吼声盖过了所有声音。
  “哈利!”海格叫喊着。“哈利——哈利在哪儿?”
  混战仍在继续。马人们不断地向食死徒射箭,每个人都能感觉到巨人走动时大地的震颤,增援大军振聋发聩的声音越来越近。哈利看到许多有着巨大翅膀的生物盘旋在伏地魔的巨人军队头顶上,那是许多夜骐——还有那头鹰头马身有翼兽巴克比克,它们在格洛普挣扎的时候猛抓其他巨人的眼睛。守卫霍格沃茨的巫师们和食死徒们都退回到城堡中,哈利对每一个他看到的食死徒发射着咒语,他们还不知道被谁攻击了就倒下了,任凭撤退的人群从他们身上踩过。
  哈利躲在隐形衣下面走进了大门,他寻找着伏地魔,看见他从屋子里穿过,一边用魔杖不断地到处发射咒语,一边退到礼堂里不断吼叫地命令着他的随从们。哈利向可能被伏地魔攻击到的人发射了更多的盔甲护身咒,比如西莫、斐尼甘和汉娜。艾博在他后面追进大礼堂,加入了愈演愈烈的战斗。
  入口台阶那里,越来越多的人涌了进来,哈利看到查理•韦斯莱赶上了穿着祖母绿睡裤的霍拉斯•斯拉格霍恩。每一个在霍格沃茨的人都成了家人和朋友,甚至包括霍格沃德村的店主和居民们都赶来一同战斗。马人贝恩、罗南和玛格瑞伴着马蹄的巨响也闯进了大厅,与此同时,哈利身后通往厨房的那道门也奇迹般地打开了。
  霍格沃茨的家养小精灵们挥舞着刀叉尖叫着冲进大厅,在他们最前面,是胸前挂着雷古勒斯•布莱克的挂坠盒的克利切,他那牛蛙一般的声音在一片喧嚣声中清晰可见:“战斗战斗!为了我那保卫家养小精灵的主人而战!打倒黑魔头,以勇敢的雷古勒斯的名义!战斗!”
  他们在食死徒的脚上和胫骨上砍着刺着,小脸上布满了憎恶的表情。哈利看到四下的食死徒逐渐寡不敌众,有的被咒语打倒,有的正忍痛把箭从伤口里拔出来,有的腿被家养小精灵刺伤了,其他的干脆逃跑了,却又被赶来的支援大军所吞没。
  战斗还没有结束。哈利避开决斗的人们,穿过拥挤的人群,跑进了礼堂。
  伏地魔处在战斗的中心,他向每一个接近他的人发射咒语。哈利不会被咒语击中,他穿着隐身衣,离伏地魔更近了一步。这个时候,涌入礼堂的人越来越多,好像每个能走路的人都被挤了进来。
  哈利看到亚克斯利被乔治和李乔丹击中倒地,看到多洛霍夫尖叫着被弗立维教授打倒,看到沃尔顿•麦克尼尔被海格穿过大厅扔到对面,撞到石墙上后不省人事地滑到了地面。他看到罗恩和纳威放倒了芬里尔•格雷伯克,阿不福思击晕了卢克伍德, 亚瑟和珀西在围攻底克尼斯,卢修斯和纳西莎•马尔福无心恋战,他们穿过人群大声呼唤着他们的儿子。
  伏地魔正在同时对付麦格,斯拉格霍恩和金斯莱,他们在他周围迂回躲闪,脸上充满了冷冷的憎恶,却始终结果不了他——
  贝拉特里克斯在伏地魔五十码外战斗着,同她的主人一样,她也同时迎战三人:赫敏、金妮和卢娜。她们三人都在竭力抵抗,但贝拉特里克斯和她们法力相当。当一道死咒几乎击中金妮时,哈利禁不住吓了一跳,死神里她就差那么一英寸……
  他决定改变策略,从伏地魔那里转向贝拉特里克斯,但是还没走几步就被撞到了一边。
  “别碰我女儿,你这个贱人!”
  韦斯莱夫人脱掉了穿在身上的斗篷,腾开双臂,贝拉特里克斯停下了战斗,盯着她的新挑战者大笑起来。
  “闪一边去!”韦斯莱夫人冲三个女孩喊着,她挥动魔杖开始了战斗。哈利紧张又高兴地看到莫丽•韦斯莱用魔杖灵活地发动着攻击,而贝拉特里克斯的笑容则僵了下来化做一阵咆哮。光束不断从两人的魔杖中喷射出来,周围的地板变得滚烫开裂,两个女人都在以死相搏。
  当有几个学生跑过来打算帮她时,韦斯莱夫人大喊着:“不!回去!回去!她是我的!”
  现在上百人围成了人墙,关注着这两场的战役,伏地魔和他的三个挑战者,以及贝拉特里克斯和莫丽。哈利站在隐身衣里,想去进攻但又不想伤及无辜,充满矛盾的站在两场决斗中间。
  “如果你被我杀了,你那群孩子可怎么办呢?”贝拉特里克斯一边跳跃着躲避莫丽的咒语,一边用她主人那般嘲讽的声音说道,“如果妈妈和弗雷德一样惨死了呢?”
  “你——别想——再碰——我们的-孩子!”韦斯莱夫人尖叫道。
  贝拉特里克斯笑着,就像她把自己的堂兄弟小天狼星推到帷幕后面时一样愉快地狂笑着,哈利突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莫丽的咒语穿过贝拉特里克斯张开的双臂,击中了她的胸膛,直指她的心脏。
  贝拉特里克斯的笑容凝固了,眼睛凸了出来,瞬间,她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而后倒在了地上,伏地魔嚎叫了起来。
  哈利觉得眼前的画面就好像慢镜头一样,他看到麦格、金斯莱和斯拉格霍恩被一股强大的魔力撞了回来,他们被抛向空中时翻腾挣扎着,伏地魔看到自己最得力的助手被杀死后,他的狂怒像炸弹爆发了,他挥动着魔杖直指莫丽•韦斯莱。
  “盔甲护身!”哈利怒吼着,金甲护身咒在礼堂中间扩散开来,伏地魔四下寻找声音的来源,哈利一把揭掉了隐身衣。
  惊呼声、欢庆声和尖叫声从四面八方涌来:“哈利!”“他还活着!”但片刻之后,就停住了。人群突然陷入了恐慌和死一般的寂静,伏地魔和哈利看着对方,开始缓慢的移动着脚步,他们始终保持着距离,似乎走在圆形轨道上。
  “我不想要其他任何人的帮助,”哈利大声地说,在寂静中,他的声音亮如洪钟,“这是注定的,注定了是我来和他决斗。”
  伏地魔嘘了一声。
  “波特不是这个意思,”他说道,睁大了红色的眼睛,“那不是他的作风,是不是?你今天又要利用谁来作你的挡箭牌呢?波特?”
  “没有任何人,”哈利简单地说,“魂器已经都被消灭了,这里只有你和我。一个人必须死在另一个的手上,我们两个人中将有一个活着……”
  “我们中的一个?”伏地魔讥笑着,他的身体绷紧,猩红的眼睛射出毒蛇般恶毒的光芒,“你认为那将是你吧,是吗?意外幸存的男孩,就因为邓布利多在幕后帮你?”
  “意外?你说意外?当我妈妈为了救我而牺牲的时候?”哈利问道,两人仍在移动着,形成一个完美的圆,彼此间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现在哈利的眼里只看到伏地魔一个人, “那是意外吗,当我在墓地和你战斗的时候?是意外吗,我今晚没有任何抵抗却依然活着,回来继续战斗?”
  “都是意外!”伏地魔大声喊着,但并没有出手,围观的人们好像被石化了一样的僵立着,在礼堂中的上百个人好像都没有呼吸,除了他们两个。“意外和侥幸,事实是你躲在那些比你厉害的多的巫师身后哭泣,让我杀了他们,以此来保全你自己!”
  “你今晚杀不了任何人了,”哈利说道,他们继续沿着圆圈缓慢移动着,绿色眼睛与红色的对视着,“你再也没有能力杀掉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了,你还没明白么?为了保护他们不受伤害,我可以去死。”
  “但是你没死。”
  “我本打算去死,而且我也做了。我做了我母亲做过的事。他们因此而受到保护不受你的伤害。你难道没注意到么?你用在他们身上的咒语都被束缚了,你折磨不了他们,你连碰都不能碰他们。你从来不吸取教训,里德尔,不是吗?”
  “你竟敢——”
  “是的,我敢,”哈利说,“我知道你所不知道的事情,汤姆•里德尔。我知道很多你不知道的非常重要的事情。在你犯更大的错误前,打算听点儿么?”
  伏地魔还在圆圈上移动着脚步,一语不发。哈利知道他暂时把他稳住了,在知道那重大秘密之前伏地魔不会动手的……
  “又是爱么?”伏地魔说道,蛇一样的脸作出嘲笑的神情,“邓布利多最喜欢的答案,爱,他声称爱可以征服死亡,但是爱没有阻止他从塔上像一个老蜡像一般掉下来;爱没有阻止我像踩死蟑螂一样杀死你那个泥巴种妈妈。波特——而且现在,好像没人爱你爱到冲到前面为你挡住我的魔咒了。那么,在我攻击的时候,什么会阻止你的死亡呢?”
  “只有一件事!”哈利说,依然保持着彼此间的圈子,依然绕着对方移动,为了最后的秘密保持着距离。
  “如果这次救你的不是爱,”伏地魔说,“你一定认为你知道我不知道的魔法,或者有比我的更厉害的武器?”
  “我想这两样我都有。”哈利说,他看到了那蛇一般的脸上掠过了一丝恐惧,尽管那马上就消失了。伏地魔又开始狂笑,那笑声比他的尖叫声更可怕。疯狂的没有人性的笑,在寂静的大厅里回荡。
  “你觉得你比我懂得更多的魔法?”他说,“比我?比伏地魔?那个会使用邓布利多想都想不到的魔法的人还多?”
  “哦,他想象到了,”哈利说,“他比你知道的多得多,多得足以让他没去做那些你所做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他太软弱了!”伏地魔叫道,“他太软弱了所以不敢那么做,所以得不到本来应该属于他的,而那将是我的!”
  “不,他比你聪明,”哈利说,“他是个更好的巫师,更好的人”
  “我杀了邓布利多!”
  “你以为你做到了,”哈利说,“但是你错了。”
  一时间,围观的人群骚动起来,就好像几百个人同时恢复了呼吸。
  “邓布利多已经死了!”伏地魔掷地有声的说,“他的尸体已经埋葬在城堡外面的大理石坟墓里,我看到他了,波特,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是的,邓布利多已经死了,”哈利平静地说,“但他不是被杀的。他选择用自己的方式死亡,在他死几个月之前就计划好了,他和那个你认为是你的仆人的人计划了一切。”
  “这是个多么幼稚的白日梦呀?”伏地魔说,但是他仍然没有发动攻击,红色的眼睛盯着哈利没有移动。
  “西弗勒斯•斯内普不是你的人,”哈利说,“斯内普是邓布利多的人,从你开始打算要杀我妈妈时,他就站了邓布利多这边。你从来没意识到这一点,因为你根本就不懂。你从来没见过斯内普的守护神吧,里德尔?”
  伏地魔没有回答。他们仍然互相绕着圈,就像两只狼正打算撕裂对方。
  “斯内普的守护神是——雌鹿,”哈利说,“和我妈妈的一样,因为从他们还是孩子的时候,他就几乎用全部的生命爱着他,你明白了吧?”他看到伏地魔的鼻翼扇动着。
  “他求你饶了她的命,是不是?”
  “他想得到她,仅此而已,”伏地魔冷笑着,“但是一旦她不在了,他也知道这世上还有其他的女人,纯血统的女人,更值得让他拥有——”
  “他当然会这么跟你说。”哈利说,“但是从你威胁她开始,他就已经成了邓布利多的间谍,他也是从那时开始从事对抗你的工作!当邓布利多被斯内普杀掉的时候,他已经快死了!”
  “无所谓!”伏地魔尖声地说道,全神贯注的投入到每个字眼中,他爆发出了一阵狂乱的笑声,“斯内普是谁的人根本无关紧要,其他任何试图放在我面前的障碍也都无所谓!我已经毁了他们,就像我杀死了你妈妈一样,斯内普那所谓的伟大的爱!哦,但是它们真正的意义,哈利,你永远也不会明白!”
  “邓布利多努力阻止我拿到长老魔杖!他故意让斯内普成为魔杖的主人!但是我抢在了你的前头,小男孩……我在你之前得到了魔杖。在你赶来之前我已经明白了其中的真理。我三个小时以前杀了西弗勒斯•斯内普,而长老魔杖,死亡之杖, 命运之杖已经完完全全是我的了!邓布利多最后一步棋走错了,哈利•波特!”
  “是的,是错了。”哈利说,“你说得对,但是在你企图杀我之前,我请你回想一下你的所作所为……想想吧,试着忏悔一下吧,里德尔……”
  “什么意思?”
  哈利对他说过的所有的话,包括那些披露和嘲弄,都没有像这句话让伏地魔如此震惊。哈利看到他皮肤缝隙中的瞳孔猛然收缩,看到他眼睛周围的皮肤变得煞白。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哈利说,“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了……我已经知道了你的下场……像个男人一样……努力……试着忏悔吧……”
  “你竟敢——”伏地魔再次说。
  “是的,我敢,”哈利说,“因为邓布利多最后的计划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事与愿违的地方,但是对于你却是,里德尔。”
  伏地魔握着长老魔杖的手在颤抖,哈利紧紧地抓着德拉科的魔杖,他知道,那一刻就要到来了。
  “那魔杖仍然不能为你工作,因为你的谋杀对象错了,西弗勒斯•斯内普从来都不是长老魔杖的真正主人,他从来都没有打败过邓布利多。”
  “他杀了——”
  “你难道没认真听吗?斯内普从来没有打败邓布利多!邓布利多的死是他们之间的一个计划!邓布利多,魔杖最后一个真正的主人,故意死去,没有任何的反抗!如果所有的事情都如计划的一样,那么魔杖的魔力会随着主人一同死去,因为它在他手上从来没被打败过!”
  “但是那样的话,波特,邓布利多太仁慈了,那等于亲手把魔杖送给了我!”伏地魔的声音因为恶毒的愉快而颤抖着,“我把从它老主人的坟墓中偷出来了!我违背了它前一位主人的意愿移动了它!它的力量现在属于我!”
  “你还是没有明白,里德尔,不是吗?单单占有魔杖是不够的!持有它,使用它,并不代表它就是你的。你没听奥利凡德的话吗?是魔杖选择巫师……长老魔杖在邓布利多死前就认了一个新主人,一个从来没有想过要得到它的人。魔杖从邓布利多那里强行到了新主人那里,但是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得到了什么,也没有意识到世界上最危险的魔杖正在为他效忠……”
  伏地魔的胸膛快速的起伏着,哈利感觉到一道咒语马上就要向自己袭来,那根指着他的面门的魔杖正在蓄积着力量。
  “长老魔杖真正的主人是德拉科•马尔福。”
  伏地魔的脸因为震惊变得惨白了,但马上恢复了。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柔和地说,“就算你是对的,波特,那对你我来说也没什么差别。你再也没有凤凰尾羽的魔杖了,我们仅用魔法技巧决一高低……在我杀了你以后,我会去关心一下德拉科•马尔福的……”
  “但是太晚了,”哈利说,“你没有机会了。因为我抢先了一步,两周前我已经战胜了德拉科•马尔福,我从他那里得到了魔杖。”
  哈利抽出那山楂木的魔杖,他感到礼堂里的每双眼睛都盯着它。
  “这就是事情的真相了,不是吗?哈利低声说:“你手里的魔杖最后使用的咒语是除你武器吗?如果是的话……那么我才是的真正主人。”
  一道红光划破了他们头顶上被施了魔法的天空,就好像耀眼的阳光掠过窗台从离他们最近的窗户里射进来,同时照亮了他们两人的脸,伏地魔的脸看起来就像燃烧了一般,与此同时,哈利用德拉科的魔杖指着空中,他听到两声最高分贝的、注入了全部的期望的叫声同时响起:
  “阿瓦达索命!”
  “除你武器!”
  随着犹如大炮一般的巨响,金色的火焰从他们两人的魔杖中喷发出来,就在两人刚才踩过的生死圈的中心,咒语冲撞在了一起。哈利看到了伏地魔的绿色魔咒碰到了他自己的魔咒,看到了长老魔杖高高地飞起,在日出的映衬下,划过施了魔法的天花板,就像纳吉尼的头。它从那个梦寐以求想要拥有它的人的方位划过。而后哈利,做为一个出色的找球手,在伏地魔倒地的同时用他空着的一只手抓住了那根魔杖——而伏地魔双臂张开,猩红的眼睛里的瞳孔张开翻了起来。汤姆•里德尔死了,以最平凡的样子死掉了,他的身体绵软地收缩在一起,双手空空,蛇一般的脸惨白空洞。伏地魔死了,被他自己的咒语弹回去杀死了,哈利握着两根魔杖站在那里,低头看着地上那敌人的空壳。
  经过几秒钟的沉静,就时间已经停止了一样的沉静,然后骚动从哈利身边爆发了,惊叫声、欢呼声、呼喊声从围观的人群中发出来,直冲云霄。一道崭新的阳光从窗户中射进来,人们随着雷鸣般的欢呼声朝他围拢过来。最先跑到他跟前的是罗恩和赫敏,他们伸开双臂抱住了他,歇斯底里的呼喊声几乎要把他的耳朵震聋了。然后是金妮、纳威和卢娜,接下来是韦斯莱夫妇、海格、金斯莱和麦格教授,还有弗利维教授和斯普劳特教授,哈利没法分辨出出每一个人的声音,也无法认出来绕着他、推着他,想要拥抱他的那些手到底是谁的,成百上千的人涌过来,每个人都想亲手摸一下结束这一切的“大难不死的男孩”。
  太阳缓缓地升起在霍格沃茨上方,礼堂里充满了生气和阳光。无论是欢庆的还是悲伤的、欢乐的还是难过的人们,都不想让哈利离开。他们都希望哈利留在这里和他们一起,他是他们的领袖和象征、他们的拯救者和向导,而他们都没有意识到哈利还没有睡过觉,哈利想要和几个朋友在一起聊聊。他必须要安慰那些丧失了亲友的人,紧握他们的双手,见证他们的泪水,接受他们的感谢,听着最新消息在清晨中传遍四面八方:全国上下那些被夺魂咒折磨的人都恢复了,食死徒们纷纷落网,阿兹卡班里无辜的人们都在第一时刻被释放出来,金斯莱•沙克尔被任命为魔法部的临时部长。
  他们把伏地魔的尸体移到了礼堂的一个小房间里,同弗雷德、唐克斯、卢平、科林•克里维,以及其他五十位勇士的遗体远远分开。麦格把各学院的桌子都摆放整齐了,没有人再按照学院桌落坐了,所有的人都乱糟糟地坐在一起,教师和学生、鬼魂和家长们、马人和家养小精灵,费伦泽躺在角落里疗伤,格洛普透过一个摇摇欲坠的窗口朝里面张望,人们开怀大笑着,往嘴里扔着好吃的东西。过了一会儿,哈利感到筋疲力尽,发觉自己正坐在卢娜的旁边。
  “我想找个地方安静一会儿。”她说。
  “我也想。”哈利回答道。
  “我把他们引开。”她说,“穿上你的斗篷。”
  他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卢娜突然指着窗外喊起来:“哇噢,看,一只泡泡鼻涕怪!” 每一个听到的人都四处寻找,哈利披上了隐身衣起身离开。
  他现在可以不受干扰的穿过礼堂了,他和金妮隔着两张桌子,她坐在那里把头靠在妈妈的肩膀上。过一会儿他们就有时间好好谈谈了,几个小时,几周甚至也可以是几年。他看到了纳威正在吃东西,格兰芬多之剑就放在碟子旁边,他被崇拜者们炽热的目光包围着。在桌子间的走廊里,他看见了马尔福家的三个人正抱在一起,好像不知道是该留下还是离开,但是没人有空理他们。他每个地方都看遍了,看到了一个又一个家庭,最终他看到了他最想见到的两个人。 
  “是我,“他低声说,蜷缩在他们两个人中间,”你们能跟我过来一下吗?“
  罗恩和赫敏立刻站了起来,和他一起离开了大礼堂。礼堂的大理石少了一块,一部分栏杆不见了,他们走过的每个台阶都遍布碎石和血迹,在不远处,他们听到皮皮鬼正在唱着自己创作的胜利之歌。
  我们胜利了,打败了他们,我们是波特的人
  伏地开始发霉咯,我们是多么开心
  “确实跟那家伙的悲惨下场很贴切,不是么。”罗恩说着推开了一扇门,让哈利和赫敏走进去。
  幸福的日子会来到的,哈利想,但是在被精疲力尽包围着的同时,失去弗雷德和卢平以及唐克斯的痛楚像一个无法痊愈的伤口一样穿透了他,使他每走一步心里都像刀割一样痛苦。他很想抛下一切去好好地睡一觉,但是他还欠他们一个解释,他们一直支持着他,他俩应该知道实情。当他平静的讲到自己在禁林里失去知觉时,他们两个还没有来得及表示震惊和惊愕,就来到了他们的目的地,虽然他们谁也没有说过目的地到底在那儿。
  自从最后一次看到它,那头守卫校长办公室的滴水怪就被打到了一边,它倾斜地站着,好像要晕倒了。哈利怀疑它还能不能分辨出口令。
  “我们能上去吗?”他问滴水怪。
  “随便,随便。”巨怪呻吟着回答。
  他们跟在他的后面爬上了石头做的螺旋状楼梯,它自动的升了上去,就象电梯一样,哈利推开了顶上的门。
  他看了一眼留在桌子上的冥想盆,这时,震耳欲聋的声音突然爆发出来,他还以为是食死徒和伏地魔又复活了——
  但那是一片欢呼声,墙壁上所有的霍格沃茨前任男女校长都在画框中起立,为他长时间地鼓掌着;他们挥舞着帽子,有几个则挥舞着假发,他们走出自己的相框互相握手;围绕着画里面的椅子跳着舞;戴丽丝•德文特不顾面子地哭泣着;福德斯克挥舞着他的助听器;菲尼亚斯•奈杰勒斯用他那高亢的尖细的声音叫着“让斯莱特林学院也加入了战斗的那一刻被铭记吧!不要忘记了我们作出的贡献!”
  但是哈利的眼睛一直注视着校长椅子后面的那副最高大的人物肖像。眼泪从半月形的眼镜后流下来,一直留到银白色的长胡子里,他散发出来的自豪和感激的心情给了哈利如同凤凰的歌声般的安慰。
  最后,哈利举起了手,肖像们立刻安静下来,调皮地闪烁着眼睛,等待着哈利的演讲。然而他径直对邓布利多说话了,其他人都非常认真地听着。虽然他已经筋疲力尽眼睛干涩,但是他仍然需要做一次努力,得到最后一个建议。
  “藏在金色飞贼里的那个东西,”他开始说,“我把它丢在禁林里了,我不确定在这里,但是我不想再把它找回来了。你同意吗?”
  “我亲爱的孩子,我同意。”邓布利多说,旁边的那些画像则都是一脸迷茫。“那真是一个明智而勇敢的决定,我预料到了你会这么做的。还有其他什么人知道它丢在了哪里吗?”
  “没了,”哈利说,邓布利多满意地点点头。
  “但我仍然要保留伊格诺思的礼物。”哈利说,邓布利多微笑着。
  “当然了,哈利,它永远都是你的,除非你把它送出去!“
  “然后还有这个。”
  哈利举起了长老魔杖,罗恩和赫敏充满敬意地看着他,即使他如此疲倦迷糊,哈利仍然不喜欢这样的目光。
  “我不想要它。”哈利说。
  “什么?”罗恩大声说,“你疯了吗?”
  “我知道它的力量,”哈利疲倦地说道,“但我用我的魔杖的时候更快乐,所以……”
  他在他脖子里的小袋里翻找着,然后拿出自己那仅被一根凤凰羽毛连着的断掉的魔杖。赫敏说过那么严重的损伤是修不好的,而他知道如果这次也修不好,那就是真的没法修了。
  他把魔杖放在了校长桌上,用长老魔杖的杖尖指着它,然后说“修复如初。”
  随着一股红光从尾部消失,哈利知道他成功了,他拿起那根冬青木和凤凰尾羽作成的魔杖,感觉到指尖暖暖的,好像他的手和魔杖终于重逢了一样。
  “我会把长老魔杖放回原来的地方,”他对正充满了慈爱和钦佩地看着他的邓布利多说,“它会一直在那里呆着。如果我自然死亡,就像伊格诺思那样,那它的魔力就会被打破,对吧?它前任的主人永远不会被战胜,而它将会在那里终结。”
  邓布利多点点头,他们微笑地看着对方。
  “你确定要这么做?”罗恩说。说这话的时候他有一点点渴望地看了一眼长老魔杖。
  “我认为哈利是对的,”赫敏平静的说。
  “那魔杖带来的麻烦远远胜过它能带来的益处,”哈利说。“说真的,”他从肖像们面前转身回去,现在一心只想着格兰芬多塔楼里带那张带四根围柱的床正在等着他,想着也许克利切能在那儿给他递上一块三明治,“我这辈子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免责声明:本站信息仅供参考,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果您(作者)发现侵犯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QQ-362192,本站将立即删除!
 
阅读: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

热门专题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