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热点专题 网站搜索 [RSS订阅] [WAP访问]  
语言选择:
英语联盟 | www.enun.cn
英语学习 | 英语阅读 | 英语写作 | 英语听力 | 英语语法 | 综合口语 | 考试大全 | 英语四六 | 英语课堂 | 广播英语 | 行业英语 | 出国留学
品牌英语 | 实用英语 | 英文歌曲 | 影视英语 | 幽默笑话 | 英语游戏 | 儿童英语 | 英语翻译 | 英语讲演 | 求职简历 | 奥运英语 | 英文祝福
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哈利波特7《哈利波特与死圣》中文版——第三十四章 禁林再现

[日期:2012-08-09]   [字体: ]

www.eoooo.com

www.enun.cn

www.qqun.cn

www.qqhelp.cn

www.wmba.cn

域名转让联系:QQ50662607

第三十四章 禁林再现



  原来,这才是真相。哈利躺在那个他曾经以为自己洞悉了胜利秘密的办公室里,把脸埋进一条脏兮兮的毯子,终于明白了自己注定无法幸存。他所要做的,只是平静地走进死神欢迎的怀抱当中。在赴死之前,他还要切断伏地魔与人间残留的那一点儿联系。这样,当最后他没有任何防备的来到伏地魔面前时,一切就可以彻彻底底地结束了。
  他在高锥克山谷就应该完成的工作到那时也就结束了。两个人都将死去,无一生还。他感到心脏在胸腔中怦怦地跳动着。真是奇怪,此刻他心中充满了对死亡的恐惧,然而他的心脏却跳动得如此有力,支撑着他活下去。但是,它就要停止工作了,而且很快就要。时日无多了。假如他站起来,最后一次走过城堡,穿过场地,进入禁林:还剩下多少时间让他来做这一切呢?
  死亡的鼓声在他躺在地上的身体里沉重地回响,恐惧传遍了哈利全身。他会因恐惧而死吗?从前,每次在他以为死神即将降临时,都得以逃脱。可他却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他求生的欲望总是远远超过他对死亡的恐惧。然而,现在他却并不想逃跑,不想逃离伏地魔。他知道一切已经结束了,现在惟一剩下的只有一条路:死亡。
  如果他能在最后一次离开女贞路4号的那个夏夜就死去该有多好——可那支含有高贵的凤凰羽毛的魔杖救了他!如果他能像海德薇那样死去该有多好——快得他都不明白这是怎么发生的!或者如果他能将自己的身体挡在魔杖前——为了保护一个他所爱的人该有多好……他现在甚至有些妒忌他的父母能够那样死去。然而,这样无情地走向自己的末日需要另一种勇气。他感到自己的手指在轻轻颤抖,尽管没有人看得见——墙上的肖像已经全部空了——他还是努力去控制它们。
  他非常缓慢地坐起身来。这么做的同时,他比从前更加强烈地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并且更加清醒地意识到自己鲜活的生命。为什么以前他都没有认识到自己——大脑、神经和跳动的心脏——也是一个奇迹呢?它们都将消失,或者说,至少他是要离开它们的。他的呼吸渐渐变得缓慢而深沉,他感到嘴巴和喉咙很干,连眼睛也是。
  邓布利多的出卖几乎不算什么。如今哈利终于意识到,他们显然一直有一个更大的计划,
  只是他以前太傻才没有发现。他甚至从未怀疑过,就理所当然地认为邓布利多是希望他活下去的。现在他才明白,他生命的长短仅仅取决于消灭所有的魂器所需的时间。邓布利多把销毁魂器的工作交给了自己,而自己也遵从他的指示,继续破坏着那不仅把伏地魔,也把他同这个世界联系起来的纽带!多么简洁,多么优雅,不用再浪费其他任何一条生命,而是把这危险的任务留给那个已经被标记了‘杀戮’的男孩。他的死不会是一件不幸的事,而是给伏地魔的又一个致命一击。
  而且邓布利多知道哈利是不会逃避的,就算是死他也会坚持到底,因为他已经不怕麻烦地接近并了解了哈利,不是吗?邓布利多知道,伏地魔也知道,既然哈利已经发现只有凭借自己的力量才能阻止这一切,那他就不会让其他的任何人为他而死。死去的弗雷德、卢平和唐克斯躺在礼堂中的身影浮现在他脑中无法挥去,有那么一会儿他简直都无法呼吸了。死神竟如此急不可耐……
  但是邓布利多高估了哈利。他失败了:那条蛇活了下来。即使在哈利死后,仍会有一个魂器载着伏地魔的灵魂碎片留在这世上。不过,是的,如果他死了其他人会更容易地完成这个任务。会是谁呢?哈利猜想着。当然,罗恩和赫敏肯定会知道该做什么……这也许就是邓布利多希望哈利信任他们的原因吧……这样的话,假如他提前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他们还可以将计划继续实施下去……
  就像雨点敲打在冰冷的窗户上,他的想法也敲打在那无可争议的事实之上。那事实就是,他必须得死。我必须死。这一切必须结束。
  罗恩和赫敏仿佛离他很远,就像在一个遥远的国度,他感觉他们已经分开好长时间了。他决定不向他们告别或者做任何解释——这是一段注定无法共同经历的旅途,他们为阻止他所做的努力只会浪费宝贵的时间。他低头看了看他17岁生日时收到的金表——现在已经被压扁了——伏地魔留给他投降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半。
  他站起来,心脏像一只受惊的小鸟一样狂乱地跳动并撞击着肋骨。也许它知道时间不多了,也许它打算在一切结束之前再跳最后一下。哈利关上办公室的门,没有再回头看。
  城堡里空荡荡的,独自一人大步地穿过城堡时,哈利感到很可怕,就像自己已经死了似的。相框里的肖像们仍然不知踪影;所有的地方都异常寂静,仿佛这里仅剩的生气都集中在那个挤满了死伤者和哀悼者的礼堂里。
  哈利穿上隐形衣,下了楼梯,最后走下大理石台阶进入门厅。也许他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希望自己能被别人感觉到,看到,把他阻拦下来。但是,隐形衣还是像以前那么完美而且不可感知,他很容易就到达了前门。
  这时,纳威差点儿撞到他的身上。他正和另外一个人一起把伤员从场地上抬进来。哈利下意识地向下看了一眼,顿时觉得胃猛地一沉:是科林•克里维。尽管还没到年龄,但他一定是像马尔福、克拉布和高尔那样偷偷地溜过来的。在死神的面前,他显得是那样的渺小。
  “知道吗,我一个人就能把他照顾好,纳威。”奥利弗•伍德像消防员扛梯子那样一把将科林扛在肩上,走进了礼堂。
  纳威扶着门框站了一会,用手背擦了擦额头。他看来像个老人。然后他再次出发,抬脚步入黑暗当中去拯救更多的伤者。
  哈利回头看了一眼门厅:人们在里面忙碌着,试图互相安慰,喝酒安抚情绪,或者跪在死者身旁祈祷。但没有看到一个他关心的人——没有赫敏,没有罗恩,没有金妮或者韦斯莱家中的任何一员,也没有卢娜。如果可以的话,他愿意用他生命中剩下的全部时间来交换,只要能让他再看他们最后一眼。但是如果那样,他又是否有足够的勇气回过头,接着上路呢?也许现在这样才更好吧。
  他走下台阶,迈入黑暗当中。已经将近凌晨4点了,场地上死一般的寂静让人觉得好像所有人都在屏着呼吸,等着看哈利到底敢不敢去完成的使命。
  哈利走向纳威,他正弯腰查看着另一位伤员。
  “纳威。”
  “哎呀,哈利,你差点吓死我了。”
  哈利已经把隐形衣拽了下来:这时一个主意忽然在他的脑海中闪现——毕竟他希望一切都万无一失。
  “你要去哪?一个人?”纳威有些怀疑地问。
  “这都是计划的一部分,”哈利说,“有些事我必须去做。听着,纳威——”
  “哈利!”纳威突然满脸恐惧地说,“哈利,你没有打算一个人去找伏地魔,对吗?”
  “当然,”哈利骗他,一副轻松的样子,“当然没这个打算——是一些别的事情。不过我可能会暂时离开。你知道伏地魔的那条蛇吗,纳威?他有一条巨大的蛇,叫纳吉尼——”
  “是的,我听说过,它怎么了?”
  “它应该被杀死。罗恩和赫敏知道,但是万一他们——”
  想起那可怕的情景,一种令人窒息的感觉让他无法继续说下去,他被迫停了一会。但是他很快让自己继续下去:现实很残酷,他得像邓布利多那样,保持头脑冷静,确保无论怎样都有后援人员接着干下去。邓布利多死的时候知道还有三个人了解魂器的秘密;现在纳威要代替哈利的位置:这样依然还是有三个人知道这个秘密。
  “要是万一他们——对付不过来——那么你就抓住机会——”
  “杀了那条蛇?”
  “杀了那条蛇。”哈利重复道。
  “好的,哈利。你还好着呢,是不是?”
  “我很好,谢谢,纳威。”
  可是就在哈利准备离开的时候,纳威抓住了他的手腕。
  “我们都会继续战斗的,哈利,知道吗?”
  “是的,我——”
  那种令人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又袭来了,让他没办法说下去。不过看起来纳威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他拍了拍哈利的肩膀,松开手,走开去寻找更多的伤员。
  哈利重新把隐形衣盖在身上向前走去。不远处有人在走动,接着停在了另一个俯卧在地面上的人跟前。他走到离那个人几英尺远的地方时,才意识那是金妮。
  他停下脚步。她正蹲在一个轻声叫着妈妈的小女孩旁边。
  “没什么 ,”金妮说,“没事的。我们要把你抬到里面去。”
  “可是我想回家,”小女孩用微弱的声音说,“我再也不想战斗了!”
  “我懂,”金妮说,声音有些沙哑,“很快就好了。”
  哈利顿时感觉像坠入冰窖一般全身发抖。他真想对着夜空大叫一声,他想让金妮知道他在这儿,他想让她知道他要去哪。他想要被人阻止,被人拽回去,想被送回家……
  但是他现在已经在家了。霍格沃茨是他所知道的第一个也是最好的一个家。他、伏地魔和斯内普,三个孤儿,都在这儿找到了家的感觉……
  金妮现在正跪在那个受伤的女孩身边,握着她的手。哈利费了很大的劲才让自己继续向前走去。他想他看到金妮在他走过的时候四处张望了一下,不知道她是否感觉到了附近有人走过,不过哈利没有讲话,也没有再回头。
  海格的小屋在黑暗中若隐若现。里面没有灯光,没有牙牙扒着门,发出欢迎他的吠声。哈利不禁回忆起从前他们去拜访海格时的情景:火上的那口闪烁着微光的大铜锅,岩皮饼和巨蛴螬,他那张满是胡子的脸,罗恩在吐鼻涕虫,赫敏帮忙他救走诺伯……
  他继续向前走。到达禁林的边缘时,他停了下来。
  一群摄魂怪正在丛林间滑行;他可以感受到它们腐臭的气息,他不敢保证自己能安全地穿越禁林。他已经没有力气来召唤守护神了。而且他在不能自已地发抖。毕竟,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在他还能呼吸的每一秒钟里,草地的清香,掠过脸庞的冷空气,都变得这么珍贵:想想那些有着大把光阴的人们,对时间毫不爱惜,肆意挥霍着,可他却拼命地想抓住每一分每一秒。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快要坚持不下去了,可他知道自己必须坚持。这个漫长的游戏已经结束了,告密者也被抓住了,现在是离开的时候了……
  金色飞贼。
  他用手指在脖子上紧张地摸索了一会,然后把一个小袋子拽了出来。
  最后关头再打开。
  哈利冷静地低头注视着它。既然他现在希望时间尽可能地慢下来,他的一切似乎都变得更快了,思维则更是如此。
  现在就是最后关头。现在就是打开的时候。
  他把飞贼贴在嘴唇上,轻声说道:“我就要死了。”
  飞贼的盖子打开了。他放下手,在隐形衣下举起德拉科的魔杖,低声说:“荧光闪烁。”一块黑色的石头缓慢地从分成两半的飞贼中间漂浮了下来,带着‘噼啪’的轻响。回魂石沿着那条代表着元老魔杖的直线‘啪’的一声裂开了。不过代表着回魂石和隐形衣的圆形和三角形仍然依稀可见。
  哈利又一次不假思索就明白了:他们根本不用复活,因为哈利即将随他们而去。事实上不是他在召唤他们,而是他们在召唤他。
  他闭上双眼,把石头在手中转动了三次。
  他知道他成功了,因为他可以听到他四周有轻微的移动声,有虚弱的身影在禁林边缘那铺满了树枝的土地上轻轻地走动着。他睁开眼睛环顾四周。
  他知道,他们既不是鬼魂也不是真正的人。他们就像很久以前里德尔从日记中逃出来的时候那样,那是一段已经凝固在脑海中的记忆。他们向他走过来——看起来比活人来得虚幻,却比鬼魂来得真实。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同样的充满爱意的笑容。
  詹姆和哈利一样高。他穿着他死的时候的那身衣服,头发脏兮兮的凌乱的翘着,眼镜有点斜了,像韦斯莱先生那样子。
  小天狼星高大英俊,比哈利认识的生活中的他显得年轻。他的手插在口袋里,一边优雅地慢慢跑着,一边咧开嘴笑着。
  卢平也很年轻,而且看起来不那么寒酸,头发又黑又厚。回到这个他熟悉的地方,这个少年时曾无数次游荡过的地方,他看起来很高兴。
  莉莉是所有人中最高兴的。她走近哈利,把长发甩到身后。她绿色的眼睛,简直就跟哈利的一样。她如此渴望地看着他的脸,就像从来都看不够似的。
  “你真勇敢。”
  哈利说不出话来。他一直看着她,他真想站在这,就这样看着她,直到永远。不,永远也不够长。
  “你就要到了,”詹姆说,“非常近,我们……我们是这样地以你为荣。”
  “那会疼吗?”
  他还来不及阻止,这个幼稚的问题就从他嘴里冒了出来。
  “死吗?一点也不,”小天狼星说,“很快的,比睡着还简单。”
  “而且伏地魔也希望快点结束。他想让这一切结束。”卢平说。
  “我不想你们死,”哈利说,这些话未经考虑就说了出来,“不想你们中的任何一个死去。对不起——”他充满歉意对他们说,不过对卢平的歉意更多——他几乎是在恳求卢平了。
  “——你才刚刚有了孩子……莱姆斯,我很抱歉——”
  “我也很遗憾,”卢平说,“因为我永远都见不了他……但是他会知道我为何死去,而且我希望他能理解——为了能让他生活在一个更美好的世界里”
  一阵阴冷的微风吹来,似乎来自禁林的中心,哈利感到他浑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他知道他们是不会劝他离开的,他必须自己做决定。
  “你们会和我在一起的,对吗?”
  “直到最后。”詹姆说。
  “他们看不见你们?”哈利问。
  “我们是你的一部分,”小天狼星说,“谁都看不见我们。”
  哈利看着他的妈妈。
  “离我近点儿。”他轻声说。
  然后他出发了。摄魂怪的寒意没有伤害到他;他和他的同伴们一起穿过禁林——他们像守护神那样保护着他——穿过紧挨着生长在一起的古木,它们的树枝在头顶缠绕,根部在脚下纠结。哈利在黑暗中拉紧隐形衣,向森林的深处走去。他不知道伏地魔到底在哪,但他知道自己会找到他的。詹姆,小天狼星,卢平和莉莉在他身边悄无声息地走着,他们的出现给了他勇气,让他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他的身体和意识好象奇怪地分离了,他的手脚不受控制地向前移动着,就好像他已经不是这具自己即将离开的躯体的主人了。他感觉到现在在他身边行走的这些死去的人们比那些在城堡中的活人更加真切:罗恩、赫敏、金妮。其他的所有人——在他跌跌撞撞地走向生命的尽头,走向伏地魔时——更像是鬼魂一样虚无缥缈,遥不可及……
  忽然,附近传来一声重响和一阵耳语:另外的什么生物正在朝这靠近。哈利在隐形衣下停了下来,仔细地四处看了看,听着周围的动静,他的爸爸妈妈,小天狼星和卢平也停了下来。
  “有人在那,”附近一个压低了的粗声粗气的声音说道,“他有一件隐形衣,难道是——?”
  两个人影出现在近旁的一棵树后。借着他们的魔杖闪着微光,哈利看见了亚克斯利和多洛霍夫正盯着黑暗中哈利和他的同伴们所在的位置。不过显然,他们什么也看不到。
  “确实听到了什么声音。”亚克斯利说,“你觉得会是动物吗?”
  “那个大块头海格在这养了一群乱七八糟的东西,” 多洛霍夫说着回头看了看。
  亚克斯利低头看了看他的表。
  “时间快到了,波特还在磨蹭,他不会来了。”
  “最好回去吧,”亚克斯利说,“看看现在的计划是什么。”
  他和多洛霍夫转身走向禁林深处。哈利尾随他们。他知道他们会把自己准确地带到他想去的地方。他朝旁边看了看,发现妈妈正微笑着看着自己,爸爸对他鼓励地点了点头。
  他们仅仅走了几分钟,哈利就看到了前面的光,然后亚克斯利和多洛霍夫走进了一片林间的空地。哈利知道,这曾经是巨型蜘蛛阿拉戈克住的地方。它那张巨大的蜘蛛网的残留的碎片还留在那里,可它的后代们已经被食死徒赶了出去,这里成了他们的大本营。
  空地中间燃着一堆火,摇曳的火光照在一群沉默而警惕的食死徒的脸上。他们中有些人还带着面具蒙着头巾,有些人则面无遮掩。两个巨人坐在圈子的外围,在火光的照耀下投下一片巨大的阴影,他们的脸像岩石一样粗糙,脸上带着残忍的表情。哈利看见芬里厄躲避在一旁玩弄着它的长尾巴,那个金发的大个子莱尔正在轻抚他流血的嘴唇。他看见了卢修斯•马尔福——一副受挫的,惊恐的样子,还有纳西莎,她的凹陷的眼睛里充满了忧惧。
  每一双眼睛都紧紧看着伏地魔,他正低头站着,惨白的双手在元老魔杖上方交叉着。他也许正在祈祷,或者在脑海中静静地数数,而哈利,则一动不动地站在这场景的边缘——想起了小孩子玩躲猫猫时数数的样子,多么荒谬!他的身后,纳吉尼盘旋蜷缩的身体漂浮在施过咒语的闪闪发光的笼子里,像一个巨大的光环。
  当亚克斯利和多洛霍夫重新回到圈子时,伏地魔抬起头。
  “没有他的消息,我的主人。” 多洛霍夫说。
  伏地魔的不动声色。他红色的眼睛在火光中仿佛就要燃烧起来了。慢慢地,他用修长的手指举起元老魔杖。
  “我的主人——”
  贝拉特里克斯说:她坐在离伏地魔最近的位置上,浑身凌乱,脸上有一点血迹,但并没有受伤。伏地魔起手指阻止了她,她就再也没有开口,但却用崇敬的眼光看着伏地魔。
  “我想他会来的,”伏地魔盯着跳动的火焰,用他清晰而傲慢的声音说,“我期待他的到来。”
  没有人说话。他们看起来像哈利一样害怕,他的心脏狂跳着,似乎下定决心要冲破他的胸腔从这具他准备丢弃的躯壳中逃出去。他拉下隐形衣,把它和魔杖一起塞到长袍下面——他不想和伏地魔决斗。
  “哦,看起来……我可能错了,”伏地魔说。
  “你没有。”
  哈利聚起他身上所有的力气,用最大的声音说出了这句话:他不想让听见的人觉得他很害怕。回魂石从他麻木的手指中间滑落,借助眼角的余光,他看到在他向火光走去时,他的父母,小天狼星还有卢平都一起消失了。那一刻他觉得除了伏地魔,其他任何人都是无关紧要的。这只是他们两个人的事。
  不过幻想马上就消失了。巨人开始咆哮,食死徒们一起站了起来,他听见人群中有叫喊声,喘息声,甚至是笑声。伏地魔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他红色的眼睛看见了哈利,然后他就那么看着哈利向前走,直到他们中间只剩下一堆篝火。
  这时有一个声音叫了起来:“哈利,不要!”
  他转过身:海格被绑在旁边的一棵树上。他不顾一切地拼命扭动着庞大的身躯,头顶的树枝都摇晃了起来。
  “不!不要!哈利,你在——?“
  “无声无息!”莱尔的魔杖轻轻一挥,海格就不作声了。
  贝拉特里克斯跳了起来,充满渴望地看着伏地魔和哈利,胸脯剧烈的起伏着。现在惟一在动的东西就是火光,还有纳吉尼——它在伏地魔身后闪着微光的笼子里一会卷曲一会舒展。
  哈利可以感到魔杖挨着他的胸膛,但他没有去拿。他知道那条蛇被保护得很好,他还知道如果他试图把魔杖指向纳吉尼,无数条咒语会先射向他。哈利和伏地魔仍然注视着对方,这时伏地魔微微把头偏向一旁,打量着站在他眼前的这个男孩,无唇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个罕见的笑容。
  “哈利•波特,”他轻轻地叫着,声音柔软的就像是摇曳的火苗的一部分。“大难不死的男孩。”
  食死徒们都没有动。他们在等待:所有的人都在等待着。
  海格在挣扎,贝拉特克斯在大口喘气,而哈利居然毫无理由地想起了金妮:她炽热的眼神,她吻他时的感觉——
  伏地魔已经举起魔杖了,他的头仍然偏向一边,就像一个好奇的孩子,想看看如果他继续下去的话会怎样。哈利注视着那双红色的眼睛,希望他现在就动手,快点吧,在他还能站着的时候,在他还没有失去控制,泄露出他的恐惧的时候——
  他看见伏地魔的嘴巴张开,一道绿光闪过,一切都结束了。
   免责声明:本站信息仅供参考,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果您(作者)发现侵犯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QQ-362192,本站将立即删除!
 
阅读: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

热门专题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