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热点专题 网站搜索 [RSS订阅] [WAP访问]  
语言选择:
英语联盟 | www.enun.cn
英语学习 | 英语阅读 | 英语写作 | 英语听力 | 英语语法 | 综合口语 | 考试大全 | 英语四六 | 英语课堂 | 广播英语 | 行业英语 | 出国留学
品牌英语 | 实用英语 | 英文歌曲 | 影视英语 | 幽默笑话 | 英语游戏 | 儿童英语 | 英语翻译 | 英语讲演 | 求职简历 | 奥运英语 | 英文祝福
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哈利波特7《哈利波特与死圣》中文版——第三十二章 长老魔杖

[日期:2012-08-09]   [字体: ]

www.eoooo.com

www.enun.cn

www.qqun.cn

www.qqhelp.cn

www.wmba.cn

域名转让联系:QQ50662607

第三十二章 长老魔杖

  世界已经完了,为什么这场战斗还没有停止?城堡在一片惊恐中沉寂,每个决斗者都放下他们的武器了吗?
  哈利的思绪在下沉,不受控制地乱转,难以置信这件不可能发生的事,因为弗雷德•韦斯莱是不会死的,他看到的那些一定是幻象——
  紧接着,一个黑影从学校一侧炸开的洞口掉了下来,许多咒语从黑暗中飞向他们,击在他们脑袋后面的墙上。“趴下!”哈利喊道,更多的咒语在黑夜中穿梭而过。他和罗恩拽着赫敏,把她推倒在地板上,可珀西却压在弗雷德的尸体上,不想让他受更多伤害,哈利吼道“珀西,快过来,我们必须离开这里!”他摇了摇头。
  “珀西!”哈利看到罗恩抓着他大哥的肩膀想把他拖起来,布满灰尘的脸上带着泪痕,但是珀西丝毫没有动,“珀西,你帮不了他!我们要——”
  赫敏尖叫起来,哈利转过身,不需要问为什么了。一只像小汽车那么大的巨型蜘蛛正试图从墙上的大洞中爬进来。阿拉戈克的一个后裔已经加入了这场战斗。
  罗恩和哈利一起大声吼着,他们的咒语打在那怪物身上,把它击退了一步,它的长脚可怕地抽搐着,消失在黑暗之中。
  “它还带来了同伴!”哈利从墙上被咒语炸出来的洞向城堡边缘看了一眼,对其他人喊道。更多巨蜘蛛从禁林中解放出来,沿着城楼的一侧爬上来,爬进被食死徒侵入的地方。哈利朝下面放射昏迷咒,把领头的那只怪物撞到它的同伴中间,于是他们一起摇晃着滚下楼消失在视线中。接着又是一堆咒语射向哈利的头顶,险险地擦过,他感到它们的力量吹动了他的头发。
  “我们走,现在!”
  哈利把赫敏推到他和罗恩的前面,弯腰把弗雷德的尸体夹在腋下。珀西意识到了哈利的举动,不再紧贴着尸体,过来帮忙。他们一边蹲下,紧靠着地面来躲避飞向他们的咒语,一边把弗雷德的尸体拖到不显眼的地方。
  “这里,”哈利说,他们把他安放在原先站着套盔甲的一个凹陷处。他不忍再多看弗雷德一眼,确保他的尸体已经被藏好后,他跟在罗恩和赫敏的身后离开了。马尔福和高尔已经消失在走廊尽头,现在那里遍布着灰尘和掉落的石块,还有大块的窗玻璃,他看见许多人跑着向他们这边后退,无法辨认是朋友还是敌人。绕过墙角,珀西发出一声像公牛般的吼叫:“卢克伍德!”,向一个正在追几个学生的高大男子疾步跑去。
  “哈利,到这儿来!”赫敏尖声叫道。
  她刚把罗恩推到一副挂毯后面。他们似乎扭打在一起了,有那么疯狂的一秒钟,哈利还以为他们在拥抱,随后他看到赫敏试图阻止罗恩跟在珀西后面跑过去。
  “听我说——听着,罗恩!”
  “我要去帮忙——我要杀了食死徒——”
  他那沾满灰土的脸扭曲着,既愤怒又悲伤地不停颤抖。
  “罗恩,我们是唯一可以停止这一切的人!拜托——罗恩,我们需要那条蛇,我们必须去杀死那条蛇!”赫敏说道。
  哈利知道罗恩的心理:追击另一个魂器并不能满足他的复仇欲望,他太想投入战斗了,去惩罚那个杀了弗雷德的人,他还想找到其他韦斯莱家的人,而最重要的是,确认,彻底确认,金妮没有——他不允许脑子里出现那个念头——
  “我们会去战斗!”赫敏说,“我们也必须找到那条蛇!但是我们不能忘了我们必须做的事!我们是唯一可以停止这一切的人!”
  她哭得太伤心了,一边在用自己烧焦的破袖子擦掉脸上的眼泪,像是要说什么,却只是深深地吸了口气使自己冷静下来,一边仍然紧紧抓着罗恩,然后她转向哈利。“你需要找到伏地魔在哪里,他肯定会带着那条蛇,不是吗?就这么干,哈利——进入他的大脑!”为什么这次那么容易?是因为他那灼烧了几个小时的伤疤渴望着向他展示伏地魔的思维吗?他照她说的做,闭上眼,很快,尖叫声和巨响声,还有战争中所有不和谐的声音都被淹没了,直到变得遥远了,就像他正处以一个离他们很远很远的地方一样……
  他正站在一个空荡荡的,却又异常熟悉的房间中央,四壁上贴着被剥落了的墙纸,除了一扇窗户外其余都被钉上了木板。城堡内的袭击声远远传来仿佛被盖住了似的。那扇没被钉上的窗子里映照出远处城堡那儿发出的亮光,但是这个房间里却是一片黑暗,仅有一盏油灯。
  他正用手指旋转着魔杖,眼睛盯着它,然而他身处此地心却在城堡,那间密室只有他才知道,像是间旧寝室,你得够聪明,够狡猾,有足够的好奇心才能找到它……他自信那男孩不会找到这个王冠……尽管邓布利多的傀儡比他所料想的要走得更远……真是太远了……
  “主人,”一个嘶哑的声音不顾一切地说道。他转过身,卢修斯•马尔福坐在屋子最阴暗的角落里,衣衫褴褛,仍旧带着上次那个男孩逃走后惩罚他的痕迹。一只眼睛肿得张不开,“主人……求求您……我儿子……”
  “如果你的儿子死了,卢修斯,那不是我的错。他没有像剩下的斯莱特林一样加入我。可能他决定和哈利•波特做朋友了?”
  “不——绝不会。”马尔福低声说。
  “你最好祈祷他不会。”
  “主人,您——您不怕波特可能死在另一个人而不是您的手上吗?”马尔福问道,他的声音颤抖着。“或许……请原谅……停止这场战斗会更谨慎些,然后您——您亲自到城堡去找他?”
  “别装了,卢修斯。你当然希望战斗停止,然后就可以去看看你儿子怎么样了。但是我不需要去找波特。今夜结束之前,波特一定会自己来找我的。”
  伏地魔的目光再次落到指间的那根魔杖上。它困扰着他……所有困扰着伏地魔的事情都需要好好整理一遍……
  “去把斯内普带来。”
  “斯内普,主——主人?”
  “斯内普。现在。我需要他。我需要他的——一个——帮助。快去。”
  卢修斯害怕地,有点趔趄地穿过黑暗,离开了房间。伏地魔继续站在那儿,拨弄着指间的魔杖,盯着它。
  “只有这一条路,纳尼吉,”他轻声说,环视了一下四周,一条又粗又大的蛇正悬浮在半空,在他为她施了魔法保护着的空间里——一个透明的布满星星球体,说不清算是发着光的笼子还是蓄水池——正优雅地盘旋着。
  哈利喘着气回到了现实中,张开眼睛,就在同一时刻,战斗的尖叫和哭喊声,碎裂和重击声冲击着他的耳朵。
  “他在尖叫棚屋。那条蛇和他在一起,被某种保护魔法包围着。他刚刚派卢修斯•马尔福去找斯内普了。”
  “伏地魔待在尖叫棚屋里?”赫敏用被侮辱的口气说,“他没有——他居然没有去战斗?”
  “他认为他没有必要参战,”哈利说,“他觉得我会去找他的。”
  “可是为什么呢?”
  “他知道我在找下一个魂器——他把纳尼吉放在身边很近的一个地方——很明显我要得到他近旁的东西就不得不去找他。”
  “没错,”罗恩挺了挺肩膀说,“他就是这么想的,现在正这样期待着,所以你不能去。你待在这儿照顾赫敏,我去抓住它——”
  哈利拦住罗恩。
  “你们两个待在这儿,我穿着隐形衣去,然后尽快回来——”
  “不,”赫敏说,“我穿着隐形衣去会更好,然后——”
  “想都别想,” 不等赫敏再说什么,罗恩对她吼道。
  “罗恩,我有这个能力——”正在这时他们站着的楼梯顶上的挂毯被揭开了。
  “波特!”
  两个戴着面具的食死徒站在那儿,然而他们的魔杖还没来得及举高,赫敏就叫道,“滑道立现!”
  他们脚下的台阶变成了平滑的斜道,接着她、哈利和罗恩都从上面快速滑了下去,速度快得无法控制,以至于食死徒的昏迷咒从他们头顶上空很远的地方飞了过去。他们像子弹似的穿过那条遮蔽他们的挂毯,旋转着降落在地板上,然后撞到了对面的墙。
  “石化!”赫敏用魔杖指着挂毯喊道,只听嘎吱嘎吱地响了两声,那挂毯随即变成了石头,压在了追击他们的食死徒身上。
  “回来!”罗恩喊道,然后他、哈利和赫敏靠着一扇门卧倒,看着极速狂奔着的麦格教授带领着一大堆书桌轰隆隆地快速飞了过去。她似乎没有注意到他们,披散着头发,脸颊上还有一个很深的伤口。当她拐过角落时,他们听到她尖叫道:“冲啊!”
  “哈利,你穿上隐形衣,”赫敏说,“别管我们——”
  但是他把隐形衣罩在了他们三个身上,尽管他们太大了,但他怀疑没人能穿过布满灰尘的空气、不断掉下来的石块以及咒语发出的微光看到他们那没有身体的脚。
  他们跑下另一层楼梯,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充满了决战者的走廊里。当两个戴了面具的食死徒与没戴面具的教师和学生决斗时,不管哪一边的战士旁的肖像画里都挤满了人,尖叫着出主意和给予鼓励。迪安和多洛霍夫面对面,他已经给自己赢得了一根魔杖,帕瓦蒂对着特莱维尔。哈利、罗恩和赫敏立刻举起了他们的魔杖,准备战斗,但是来回奔跑着的决斗者太多了,如果他们发射咒语的话,很有可能会伤到自己人。正当他们站着不动,找机会攻击时,传来响亮的一声“啊啊啊啊啊!”哈利抬头看去,皮皮鬼正急速上升着,把疙瘩藤的荚果丢到食死徒的头上,他们的脑袋立刻被一群蠕动着的像肥毛毛虫似的绿色小疙瘩吞没了。
  “嗷!”
  一小撮疙瘩击中了藏在隐形衣底下的罗恩的脑袋,罗恩试图抖落它们,粘糊糊的绿色的根须显得有些不可思议地悬挂在半空中。
  “有人隐身在那里!”一个戴面具的食死徒指着叫道。
  但是迪安让大多数食死徒在那一瞬间分心了,他们正向他发射着昏迷咒,多洛霍夫企图报复,帕瓦蒂对他施了一个束缚咒。
  “我们走!”哈利叫道,然后他、罗恩和赫敏顶着紧紧包裹着他们的隐形衣,或上或下地穿梭在战士们中间,经过一滩疙瘩藤的汁液时滑了一下,爬上大理石楼梯来到顶部门厅里。
  “我是德拉科•马尔福,我是德拉科,我是你们那边的人!”
  德拉科在上面的平台上,向另一个戴面具的食死徒恳求。哈利在他们经过的时候击晕了那个食死徒:马尔福惊喜地看向四周,找着他的救星,罗恩隔着隐形衣戳了他一下。马尔福退了一步倒在了那个食死徒身上,嘴里流着血,目瞪口呆。
  “这是我们今天晚上第二次救你的命了,你这个两面派的家伙!”罗恩叫道。
  楼梯上和大厅里出现了更多的决斗者,哈利看到到处都是食死徒,前门附近是亚克斯利,正和弗立维战斗,他们右边是金斯莱和一个戴面具的食死徒。学生们朝各个方向跑去,一些还扶着或拖着受伤的同伴。哈利对那个戴面具的食死徒发了个昏迷咒,没打到,反而差点击中纳威,他正出现每个角落挥舞着丢出大把的毒触手,它们开心地爬向最近的食死徒,盘绕在他们身上。
  哈利、罗恩和赫敏迅速爬下了大理石楼梯,在他们左边,斯莱特林沙漏的玻璃粉碎了,记录学院分数的绿宝石洒得到处都是,以至于人们跑过的时候都连滚带爬的。来到地面,两个黑影从他们头顶上方的阳台上掉了下来,哈利感觉一个像动物似的灰扑扑的东西用四肢飞快地穿过大厅,把牙齿深深地扎进其中一个掉下来的人身上。
  “不!”赫敏尖声叫道,随着她魔杖里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芬里尔•格雷伯克从拉文德•布朗无力动弹的身体上被向后击飞了出去,撞到大理石栏杆上,挣扎着想站起来。接着,随着一道明亮的白光闪过,啪地一声,一个水晶球掉在了他的头上,把他砸倒在地上,再也不动了。
  “我还有很多!”特里劳妮教授从栏杆上方尖声喊道,“有谁想要都可以!这儿——”
  过了一会儿,就像是发网球似的,她从包里拿出一个巨大的水晶球,在空中挥了挥魔杖,那个球急速穿过大厅,打碎了一扇窗户。同一时间,木制的笨重的前门被炸开,许多巨蜘蛛用武力开路,爬进了门厅。
  恐惧的尖叫声撕裂了空气,决斗者们都散开了,不管是食死徒还是霍格沃茨的人,都朝逼近的怪物们身上发射或红或绿的光,它们颤抖着立起来,显得从未有过的可怕。
  “我们要怎么出去?”罗恩盖过所有的尖叫声喊道,然而,在哈利或赫敏能够回答之前,他们都被挤到了一旁。海格走下阶梯,发出雷鸣般的巨响,挥舞着他那把粉红色的花伞。
  “别伤害他们,别伤害他们!”他大声叫道。
  “海格,不!”
  哈利忘记了一切,飞快地从隐形衣下面跑出来,弯下半个身子奔跑着,避开那些照亮了整个大厅的咒语。
  “海格,回来!”
  他甚至还没有跑到一半,就看到了所发生的事,海格在蜘蛛中间消失了,随着一个大转弯,一阵恶心的爬动,它们在咒语的冲击下撤退了,海格被淹没在它们中间。
  “海格!”
  哈利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不管是朋友还是敌人,他飞也似的跑下前面的台阶来到昏暗的场地上,随后蜘蛛带着它们掠夺来的牺牲品蜂拥而出,哈利根本没有看到海格的任何踪迹。
  “海格!”
  他觉得他认出了在蜘蛛群中摆动着的一只巨大手臂,然而当他试图去追赶它们的时候,却被从黑暗中晃动着走出来的,一只印象深刻的大脚挡住了去路,大地开始抖动起来。他抬头看去,一个巨人站在他面前,二十英尺高,脑袋藏在城堡大门的阴影中。在城堡内亮光的照耀下,可以看到那长满了毛发、像树一样的胫骨。它挥动着一只结实的拳头打碎了上面的一扇窗户,碎玻璃像雨一样洒向哈利,迫使他退回门口的遮蔽处。
  “哦,我的——!”赫敏尖叫道,她和罗恩刚追上哈利,抬头盯着那个正试图通过上方那扇窗户抓人的巨人。
  “不!”罗恩喊道,拉住赫敏正举起魔杖的手,“如果击昏他,他会压塌半座城堡——”
  “哈格?”
  格洛普在城堡的一角徘徊,哈利现在才明白格洛普完全只是一个还年幼的巨人。这个庞大的怪物发出了一声咆哮,试图把在上面几层张望的人群碾碎。他对那些小得多的同类跺了跺脚,石头地板抖了几抖,格洛普那歪斜的嘴巴向下咧着,露出半块砖头般大小的黄牙,于是他们像充满野性的狮子那样准备采取行动了。
  “跑!”哈利吼道,这个夜里充满着恐惧的尖叫声和好似巨人格斗时发出的风声,他抓着赫敏的手飞奔着冲下台阶来到场地上,罗恩随后跟着。哈利并没有放弃寻找和拯救海格的希望,他跑得那样快,以至于他们才刚到达,就已经跑在通向林子的路上了。
  他们周围的空气瞬间冷了下来,哈利吸进去的空气在胸腔里凝结了。黑暗中出现了几个影子,漆黑的身形旋转着,成群结队地向城堡方向飘去,它们的脸上罩着兜帽,呼吸声格格作响……
  罗恩和赫敏站在他附近,他们身后的战斗声突然变弱,完全消失了,因为一种只有摄魂怪才能带来的寂静降临了,厚厚地包围了整个夜空……
  “快,哈利!”是赫敏的声音,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守护神咒,哈利,快!”
  他举起魔杖,然而一种充满阴暗的绝望在他的身上散播开来,弗雷德走了,海格也奄奄一息了或者已经死了,还有更多他不知道的人在垂死挣扎,他感到他的灵魂似乎已有一半脱离了身体……
  “哈利,快!”赫敏尖叫道。
  一百多个摄魂怪在前进,向他们这里滑行,一路吸收着快乐接近哈利,把绝望带给他,就像答应带他赴一场盛宴……
  他看见罗恩银色的猎狗在空中突然出现,微弱地闪了闪,然后消失不见;他看见赫敏银色的水獭在半空中扭动着,变淡了,还有他自己的魔杖在手中颤抖,他几乎要迎接这即将到来的湮没,什么都不必承诺,什么都感觉不到……
  接着,一只银色的野兔、一只野猪、一只狐狸从哈利、罗恩和赫敏的脑袋旁飞过,摄魂怪在这些动物逼近前退却了。又有三个人从黑暗中出现站到他们身边,他们伸出魔杖,继续发出他们的守护神,是卢娜、厄尼和西莫。
  “干得好,”卢娜鼓励地说,好像他们又回到了有求必应屋,这只是D.A的一次咒语练习。“就是这样,哈利……快,想想高兴的事……”
  “高兴的事?”哈利说,声音是嘶哑的。
  “我们都还在这儿,”她低声说,“我们仍然在战斗。快,现在……”
  有一阵银色的火花,然后是一道摇曳的光芒,再接下来,凭着从未有过的努力,那只牡鹿突然从哈利的魔杖中出现。它向前慢跑着,摄魂怪纷纷散开,立刻,淡淡的夜幕又回来了,而周围战斗的声音也在他的耳朵里变得更响。
  “真是感激不尽,”罗恩转向卢娜、厄尼和西莫,虚弱地说,“你们刚刚救了——”
  随着一声咆哮,一阵地震般的抖动,另一个巨人从禁林方向的黑暗里蹒跚着走出来,挥舞着一根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要高的棍子。
  “跑!”哈利再次叫道,不过其他人已经不需要提醒,都分散了开来,还不到一秒钟,下一刻那个生物巨大的脚已经结实地踩到了他们刚刚站着的地方。哈利看看周围,罗恩和赫敏跟在他后面,其他三人重新投入战斗,消失不见了。
  “我们离他远一点!”罗恩喊道,这时巨人又挥舞起棍子,发出的气流声在夜空中回荡,他走了过去,所经之处仍爆发着红绿光芒。
  “打人柳那里!”哈利说道,“快走!”
  不知何故,他的思想被彻底包围,充斥着一个他现在无法看清的小空间,关于弗雷德和海格的思考,对所有他爱的人的担忧,城堡内外的生离死别……都被驱散了。因为他们必须奔跑,必须到那条蛇、还有伏地魔那里去,因为正如赫敏所说的,这是可以停止一切的唯一方法——
  他急速跑着,差不多有一半相信自己已把死亡抛在身后,不再理会周围正飞向黑暗的大束光芒。湖面发出的碰撞声听起来就像大海一样,尽管是无风的夜晚,禁林也在嘎吱作响,似乎也想要投入到战斗中去,哈利用一生中最快的速度奔跑着,最先看见了那棵大树——打人柳像鞭子一样挥舞着的枝条,来保护着它根部的秘密。
  哈利气喘吁吁地放慢了速度,绕着打人柳用力抽打着的枝条走,透过黑暗向它粗壮的树干看去,试着寻找这棵老树的上那唯一可以让它瘫痪的节疤。罗恩和赫敏赶了上来,赫敏喘得几乎说不出话。
  “怎么——我们要怎么进去?”罗恩指着它说,“我可以——看到那个地方——如果我们——能再让克鲁克山——”
  “克鲁克山?”赫敏艰难地喘着气,弯下了半个身子,抓着胸口,“你是个巫师吗?还是什么?”
  “哦——对——是啊——”
  罗恩看看四周,然后用魔杖指着地上的一根小树枝,说道:“羽加迪姆-勒维奥萨!”那根树枝从地上飞起来,像被狂风带动似的旋转着,急速上升到树干处,穿入打人柳正疯狂抽动着的枝条,径直对着根部附近某个地方猛戳了一下,打人柳立刻静止不动了。
  “漂亮!”赫敏喘着气说。
  “等等。”
  在那摇摇欲坠的一瞬间,当战斗的爆炸声和撞击声四处传来时,哈利犹豫了。伏地魔想让他这么做,想让他来……他是在领着罗恩和赫敏跳入一个陷阱吗?
  但是现实似乎使他结束了思考,简单而又残酷,前进的唯一方法是杀了那条蛇,而有蛇的地方就有伏地魔,伏地魔就在这条隧道的尽头……
  “哈利,我们成功了,快到里面去!”罗恩说,一边往前推他。
  哈利在隐藏在树根里的泥土通道里蜿蜒行进着。它比他们上次来时更挤了些。隧道的天花板很低,四年前他们不得不低下半个身体来通过,而现在他们除了爬之外没有别的办法。哈利在第一个,他用魔杖来照明,本以为随时都会碰到障碍,然而一个也没有。他们无声地移动着,哈利的目光一直集中在紧握着的魔杖上。
  终于,通道的上方变成了斜坡,哈利看见前方有一条光线。赫敏吃力地拉了拉他的脚踝。
  “隐形衣!”她低声说,“穿上隐形衣!”
  他摸索着身后,赫敏把一包的光滑的织物塞到他那只空空的手里。他艰难地套到身上,咕哝道:“诺克斯。”魔杖的光熄灭了,他继续靠手和膝盖移动着,尽可能安静,他的所有感官都绷紧了,随时准备着被发现,听到一个冷冷的声音,看到一道绿光闪过。
  随后,他听到他们正前方的屋子传来了说话声,稍微有点儿压抑,因为通道的出口被一个看起来像是旧的柳条箱似的东西堵住了。哈利几乎不敢呼吸,向出口的右侧缓缓挪动,通过墙和箱子间的一条小缝向外看去。
  这间屋子光线朦胧,不过他还是可以看到纳尼吉,如同一条在水底的蛇似的盘旋扭动着,安全地待在她那施了魔法的、布满星星的球体里,不靠任何支持地漂浮在半空中。他可以看到一张桌子的边缘,一只苍白的有着细长手指的手正把玩着一根魔杖。接着斯内普开口了,哈利的心顿了一下,斯内普离他蜷缩着隐藏的地方只有几英寸。
  “……主人,他们的抵抗正在崩溃——”
  “——在没有你的帮助下,”伏地魔用他那高而清晰的嗓音说,“尽管你是个有能力的巫师,西弗勒斯,我不认为你现在还能有多大作用。我们的人几乎都在那里了……几乎。”
  “让我去找那个男孩。让我去把波特带给你。我知道我能找到他,主人,求你。”
  斯内普大步经过那条缝隙,哈利往回缩了缩,继续盯着上方的纳尼吉,想着有什么咒语可以击穿她周围的保护,然而他什么都想不出来。只要有一次失败的尝试,他就会暴露自己的所在……
  伏地魔站起来,哈利现在可以看到他了,那猩红的眼睛、扁平的蛇一样的脸,苍白的肤色在昏暗中微微地发亮。
  “我有一个问题,西弗勒斯,”伏地魔轻声说。
  “主人?”
  伏地魔举起长老魔杖,姿势标准而又优美地握着它,就像拿着一根指挥棒。
  “为什么它在我这儿就没作用呢,西弗勒斯?”
  一片寂静中,哈利觉得他可以听到那条正盘旋伸展着的蛇轻微的嘶嘶声,或者是伏地魔那咝咝的叹息声还停留在空气里?
  “主——主人?”斯内普茫然地说,“我不明白。您——您已经用那根魔杖施展了非凡的魔法。”
  “不,”伏地魔说,“我只施展了我平常的魔法。我是非凡的,而这根魔杖……不,它还没有显示出它那传说中的奇妙威力。我并不觉得这根魔杖和我以前从奥里凡德那儿拿到的有任何不同。”
  伏地魔的语气是沉思而平缓的,但是哈利的伤疤开始抽动,额头上的疼痛在加强,他能感到伏地魔体内压抑着的愤怒在上升。
  “没有任何不同。”伏地魔又一次说道。
  斯内普没有说话,哈利看不见他的脸,他想知道斯内普是否感觉到了危险,或者正试着寻找合适的字眼来使他的主人平静。
  伏地魔开始绕着房间走动,当他徘徊着时,哈利有一会儿无法看到他,他仍然用那种缓慢的语调在说话,而哈利体内的疼痛和愤怒上升了。
  “我辛苦地想了很久,西弗勒斯……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从战斗中叫回来吗?”
  有那么一会儿,哈利看到了斯内普的侧面,他的双眼正集中在魔法笼子里那条盘旋着的蛇身上。
  “不知道,主人,但我请求您让我回去。让我去找波特。”
  “你的话听上去像卢修斯。你们两个都不像我这样了解波特。他不需要去找。波特会到我这里来的。我清楚他的弱点,你看,他的一个重大缺陷。他不喜欢看着身边的人被打倒,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所以他会不惜一切代价去阻止。他会来的。”
  “但是主人,他可能被其他人误杀而不是您自己——”
  “我对食死徒的指示已经相当明确了。抓住波特。杀了他的同伴——越多越好——但是不要杀死他。”
  “但是我想谈的是你,西弗勒斯,不是哈利•波特。你对我非常有价值。非常有价值。”
  “主人明白我去找只是为了服侍主人。但——让我去找那男孩,主人。让我把波特带来给你。我知道我能——”
  “我告诉过你了,不行!”伏地魔说道,哈利看到他再次转身时眼睛里有红光在闪烁,他的斗篷发出嗖嗖声,就像是蛇在爬行,通过灼烧着的伤疤,他感到了伏地魔的不耐烦。“我现在关心的是,西弗勒斯,我最后碰见那个男孩时会发生什么呢?”
  “主人,不会有任何问题,确实——”
  “——但是有一个问题,西弗勒斯。有一个。”
  伏地魔停住了,哈利可以再次清楚地看到他苍白的手指滑过那根长老魔杖,眼睛盯着斯内普。
  “为什么我用过的那两根魔杖在指着哈利•波特时都失效了呢?”
  “我——我无法回答,主人。”
  “你不能吗?”
  一阵剧痛像钉子一样穿入哈利的头,他用力把拳头塞进嘴里,不让自己因为疼痛而叫出声来。他闭上了眼睛,然后突然间他变成了伏地魔,正看着斯内普苍白的脸。
  “我的紫杉木魔杖在我的要求下可以做任何事情,西弗勒斯,除了杀死哈利•波特,两次都失败了,奥里凡德在酷刑下告诉我孪生杖心的事,并建议我去换一根魔杖。我这么做了,但是卢修斯的魔杖在碰到波特时也碎了。”
  “我——我不能解释,主人。”
  斯内普现在没有看着伏地魔。他黑色的眼睛仍旧注视着上方那条在保护球体里旋转的蛇身上。
  “我找到了第三根魔杖,西弗勒斯。长老魔杖,命运之杖,死神的手杖。我从它的前任主人那里拿来——从阿不思•邓布利多的坟墓里拿来了。”
  现在斯内普看向伏地魔了,斯内普的脸看上去像一张死人面具。白得像大理石,如此沉寂,以至于当他说话时会令人震惊地发现那双空洞的眼睛后面竟然还有一个活着的人。
  “主人——让我去找那个男孩——”
  “这一整个漫长的夜晚,当我在胜利的边缘徘徊时,我一直坐在这里,”伏地魔说,声音几乎不比耳语响多少,“疑惑着,疑惑着,为什么长老魔杖拒绝显示它应该具备的威力,拒绝像传说中那样为它真正的主人效力……然后我想我找到了答案。”
  斯内普没有说话。
  “你也许已经明白了?毕竟,你是个聪明人,西弗勒斯。你曾经是个忠实的好仆人,我为这必须发生的事感到惋惜。”
  “主人——”
  “长老魔杖不能完全地为我服务,西弗勒斯,是因为我不是它真正的主人。长老魔杖属于杀死它上一个主人的巫师。你杀了阿不思•邓布利多。而你还活着,长老魔杖就无法真正为我所有。”
  “主人!”斯内普抗议道,举起了他的魔杖。
  “没有别的选择,”伏地魔说,“我必须掌控这根魔杖,西弗勒斯。掌控这根魔杖,那么最终我才会掌控波特。”
  伏地魔用魔杖对着空气重击了一下。它对斯内普没有影响,有那么一刹那,他似乎以为自己被饶恕了,然而伏地魔的用意马上就很清楚了。装着蛇的笼子滚动着越过半空,在斯内普除了惨叫尚未来不及做其他事情之前,笼子包住了他的头和肩膀。伏地魔用蛇佬腔说话了。
  “杀。”
  一阵恐怖的尖叫。哈利看见脸上剩余的一点血色也消失不见,同时黑色的眼睛骤然放大,蛇的毒牙穿透了他的脖子,他徒劳般地挣脱出套着他的魔法笼子,膝盖一软,倒在了地板上。
  “我很遗憾,”伏地魔冷冷地说。
  他转过身去,没有一点悲伤和愧疚。有了一根现在完全服从于他的魔杖,是时候离开这个小房间去掌握全局了。他指了指那个布满星星的装蛇的笼子,它漂浮起来,离开了斯内普。斯内普歪倒在地上,血从脖子上的伤口里涌了出来。伏地魔头也不回地飘出了屋子,漂浮着大蛇的巨大保护球跟在他后面。
  哈利回到了隧道内自己身上,张开眼睛,拔出为了不叫出声来而已被咬出血的手。现在他透过箱子和墙的缝隙,看到一只穿着黑色靴子的脚在地板上颤抖。
  “哈利!”赫敏在他身后轻呼,但是他已经用魔杖指着那个挡住他视线的箱子。使它升起一英寸高,无声地飘到一边。他使自己尽可能镇静地爬了上去。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接近一个垂死的男人,也说不清看到斯内普惨白的脸,和他那试图止住脖子上伤口流血的手指时是什么感觉。哈利脱下隐形衣,俯视着这个他憎恨的男人,那双瞪大的黑眼睛发现了哈利,他试着开口。哈利向他弯下腰,斯内普拽着他长袍的前襟,把他拉向自己。
  斯内普的喉咙里发出一种可怕而又粗重的咯咯声。
  “拿……着……拿……着……”
  除了血,还有一些东西正从斯内普身上漏出来。银蓝色的,不是气体也不是液体,从他的嘴里、耳朵里、还有眼睛里涌了出来,哈利知道那是什么,但是他不知道该做什么——
  一个凭空变出的长颈瓶被赫敏塞到了他颤抖的手里。他用魔杖把那些银色的物质收集到里面。当长颈瓶被装满时,斯内普看上去已经失去了他所有的血液,握着哈利长袍的手松开了。
  “看……着……我……”他轻声说。
  绿色的眼睛对上了黑色的,但一秒种后,那双黯淡的眼睛深处的某些东西似乎消失了,只留下了呆滞、空白和空洞。抓着哈利的那只手砰地掉到地板上,斯内普再也不动了。
   免责声明:本站信息仅供参考,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果您(作者)发现侵犯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QQ-362192,本站将立即删除!
 
阅读: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

热门专题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