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热点专题 网站搜索 [RSS订阅] [WAP访问]  
语言选择:
英语联盟 | www.enun.cn
英语学习 | 英语阅读 | 英语写作 | 英语听力 | 英语语法 | 综合口语 | 考试大全 | 英语四六 | 英语课堂 | 广播英语 | 行业英语 | 出国留学
品牌英语 | 实用英语 | 英文歌曲 | 影视英语 | 幽默笑话 | 英语游戏 | 儿童英语 | 英语翻译 | 英语讲演 | 求职简历 | 奥运英语 | 英文祝福
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哈利波特7《哈利波特与死圣》中文版——第三十章 西弗勒斯•斯内普的离

[日期:2012-08-09]   [字体: ]

www.eoooo.com

www.enun.cn

www.qqun.cn

www.qqhelp.cn

www.wmba.cn

域名转让联系:QQ50662607

第三十章 西弗勒斯 斯内普的离去



  在她的手指触碰到黑魔标志的那一瞬间,哈利的伤疤像被火烧着了一样剧烈的疼痛起来。布满星星的房间从眼前消失了,他正站在悬崖下一块露出海面的岩石上,海浪在他周围拍打着,在他心中有一种狂喜的感觉——他们抓到了那个男孩。
  嗙!一声巨响将哈利拉回到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他已经失去了方向感,只是胡乱地举起了魔杖,但是在他面前的巫师已经朝前倒下。她重重地撞向地板,以致书架上的玻璃器皿都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
  “我除了在D.A课上的练习,从来就没击倒过任何人,”卢娜有点兴奋,“动静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
  很明显,天花板开始急剧的震动起来,从门后到宿舍急匆匆的脚步回响声越来越大。卢娜的咒语惊醒了睡在上面的拉文克劳学院的学生。
  “卢娜,你在哪?我得躲在隐身衣下!”
  卢娜的脚一下出现在了跟前,哈利急忙到她的身边,她用隐身衣重新盖住他们,与此同时,休息室的门开了。一群穿着睡衣的拉文克劳学生涌进公共休息室。当他们看到阿莱克托没有知觉的躺在那时,人群里发出一阵吸气声和几声惊呼。他们慢慢地拖着脚步将她围了起来,好像她是一只随时会醒来攻击他们的残暴野兽。然后一个勇敢的一年级学生冲向她,并用他的大脚指戳了戳她的背。
  “我想她可能死了!”他欣喜的叫道。
  “噢!你看,”卢娜开心地低声说,拉文克劳的学生们在阿莱克托周围围了上来。 “他们很高兴!”
  “是的……太棒了……”
  哈利闭上了眼睛,他的伤疤抽痛起来,迫使他再次沉入伏地魔的思想……他正在沿着通向第一个洞穴的隧道里移动着……他选择在来之前先确定保护魂器的机关是否安全……但是这不会占用他太长的时间。
  公共休息室的门上响起一阵扣门声,所有拉文克劳的学生都呆住了。从门的那一边,哈利听到一个温柔而悦耳的声音从鹰型的门环里传出,“消失了的东西会上哪儿去?”
  “我怎么知道?闭嘴!”一个粗俗的声音咆哮道,哈利知道那是卡罗兄妹的另一个,阿米克斯,“阿莱克托?阿莱克托?你在那儿吗?捉到他没?快开门!”
  拉文克劳的同学们惊恐地小声交谈着。然后没有任何的预兆地,一阵震耳欲聋的巨响,就好像有人正拿着枪向门里开火一样。
  “阿莱克托!如果他来了,而我们还没捉到波特——难道你想和马尔福落得一样的下场吗?快回答我!”阿米克斯吼叫着,用尽全身的力气摇晃着门,但是它依然没有开。拉文克劳的人渐渐向后退,其中一些胆小的开始跑上楼梯,回到他们的床上。正当哈利考虑着是不是应该在食死徒造成什么更大的举动之前把门炸开然后击昏阿米克斯的时候,一个最熟悉的声音从门外很远的地方传来。
  “能问一下你正在干什么吗,卡罗教授?”
  “正试图——通——过这该死的——门!”阿米克斯吼道,“把弗立维叫来!让他来开门,现在就去!”
  “但是你妹妹不是在里面吗?”麦格教授问。“在你的急切要求下,弗立维教授不是让你的妹妹在今天晚上早些时候进去了吗?也许她能为你打开门?那你就不需要惊醒半座城堡的人了。”
  “她没回答,你这只老扫把!你来打开它!快点!现在就干!”
  “当然,如果你想这样,”麦格教授用一种可怕的冷酷声调说。
  麦格教授优雅地敲了敲门,那个悦耳的声音再次问话了:
  “消失了的东西会上哪儿去?”
  “土崩瓦解,无处可寻,世间万物,无一例外。”麦格教授回答道。
  “句子真漂亮,”鹰形门环回应说,门也跟着旋转开来。
  当阿米克斯挥舞着魔杖冲进休息室的时候,少数留在房间的拉文克劳学生,急忙向楼梯跑去。他像他妹妹一样驼背,长着一张暗淡苍白的脸和一双极小的眼睛,他立刻扑倒在了四肢摊开在地板上动也不动的阿莱克托身上,发出一声狂怒而惊恐的叫喊。
  “他们对你做了什么,那些小兔崽子们?”他大喊。“我会用钻心咒对付他们!直到他们告诉我是谁干的----黑魔王会说什么?”他尖声叫着,站在他妹妹的旁边,用拳头捶锤打着自己的额头,“我们没有捉到他,他们还杀了她逃走了!”
  “她只是被击晕了,”麦格教授弯下腰,检查了阿莱克托后,不耐烦地说道,“她会好起来的。”
  “她不会的!”阿米克斯咆哮道,“黑魔王饶不了她!她已经召唤了他,我曾感觉我的黑魔标志在灼烧,他以为我们捉到了波特!”
   “捉到波特?”麦格教授尖锐地说道,“你说‘捉到波特’是什么意思?”
  “黑魔王说波特可能会试图进入拉文克劳的塔楼,如果我们捉住了波特就召唤他!”
  “为什么哈利•波特会试图进入拉文克劳的塔楼!波特属于我的学院!”
  除了怀疑和愤怒,哈利还从她的声音里听出了一点自豪,他对米勒娃•麦格教授的感激一下涌上了心头。
  “我们被告知他可能进来这里!”卡罗说,“我怎么知道他为什么会来?”
  麦格教授站了起来,目光锐利地扫视着房间——两次扫过哈利和卢娜站着的地方。
  “我们可以把责任推给这些小兔崽子,”阿米克斯说,他那猪一样的脸突然变得狡诈起来。“对,就是这样。我们会说阿莱克托是被学生们伏击了,那些在楼上的学生”——他抬头看向布满星星的天花板上面的寝室——“我们会说他们强迫她按下黑魔标记,所以他才收到了假警报……他可以惩罚他们——或多或少的一些孩子——多少都无所谓。”
  “真实和谎言是勇敢和胆小的唯一区别,”麦格教授的脸变得苍白,“简单的说,就是你和你妹妹所不能理解的区别。不过,让我把一点讲清楚。你不能把你的许多失职推卸到霍格沃茨的学生的身上。我不会允许。”
  “你说什么?”
  阿米克斯向前移动了几步,令人讨厌地走到麦格教授身边,他的脸离她只有几英寸。她没有退缩,反而俯视着他,就像看着黏在马桶座上的一些恶心的东西一样。
  “这可由不得你,米勒娃•麦格。你的时代已经结束了,现在我们掌管这里,你要么服从我,要么就得付出代价。”
  阿米克斯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
  哈利一把从身上扯下隐身衣,举起魔杖道,“你会后悔那么做的!”
  阿米克斯转过身来,哈利大叫一声,“钻心剜骨!”
  这个食死徒被抬离了地面。他像一个溺水者一样在空中不断翻腾、挣扎,发出痛苦的嚎叫,然后,随着嘎扎声和玻璃的破碎的声音,他撞上了书架,身体卷曲着,毫无知觉地倒在了地上。
  “我明白贝拉的意思了,”哈利说,血液潮水般往大脑里涌来,“你得真的想干掉对方。”
  “波特!”麦格教授捉住她的胸口低声说,“波特——你在这!你想做——?你是怎么——?”她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 “波特,刚才那样非常卤莽!”
  “但他扇了你一巴掌,”哈利说。
  “波特,我——你那样非常——英勇——但是你没意识到——?”
  “不,我意识到了,”哈利让她放心。不知何故,她的惊慌反而让哈利稳定了心情,“麦格教授,伏地魔正在来的路上。”
  “噢!我们现在被允许说这个名字了?”卢娜扯掉了隐身衣兴奋的说。又一个“逃犯”的出现似乎击垮了麦格教授,她摇摇晃晃的退了几步跌进附近的一把椅子里,抓着她旧格子晨衣的颈部。
  “我认为我们如何称呼他并没有什么区别。”哈利告诉卢娜,“他已经知道了我在哪儿。”
  在哈利的大脑深处,一个连接着极度的愤怒与灼痛的伤疤地方。他可以看见伏地魔正在一艘幽灵般的绿色小船里快速穿行在黑色的湖面上,他就快要接近石盆所在的小岛了。
  “你必须逃跑。”麦格教授轻声说,“现在就走,波特,越快越好。”
  “我不能,”哈利说,“我还有些事情要做。教授,你知道拉文克劳的金冕在哪吗?”
  “拉文克劳的金——金冕?当然不知道,——它不是丢失了几个世纪了吗?”她稍稍坐直了身子,“波特,你现在回来是疯狂的——极度疯狂的行为。”
  “但我必须这么做,”哈利说,“教授,有些东西藏在城堡里,我得把它找出来,那可能就是金冕——如果我能和弗立维教授谈谈——”
  玻璃叮叮当当地响起来了,有什么东西在动。阿米克斯正醒过来。哈利和卢娜还没来得及举起魔杖,麦格教授就站了起来,用魔杖指着摇摇晃晃的食死徒说道,“魂魄出窍。”
  阿米克斯站起来,走向他的妹妹,拾起她的魔杖,又拖着脚步顺从的走向麦格教授,把自己的魔杖和妹妹的一起交给她。随后,他在阿莱克托旁边的地板上躺下。麦格教授再次挥舞魔杖,一股闪着微光的银绳从稀薄的空气中出现,并像蛇一样盘绕着卡罗兄妹,将他们紧紧的绑了起来。
  “波特,”麦格教授重新把脸转向哈利,对卡罗兄妹所处的困境无动于衷,“如果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人确实知道你在这——”
  正当她说着的时候,一股愤怒就像真实的疼痛一般贯穿了哈利,让他的伤疤如同火烧一般。有那么一会儿,他低头看到石盆里的药剂已变得清澈,却没看见稳稳地躺在水面下的挂坠盒——
  “波特,你还好吗。” 一个声音说,哈利又清醒过来。他抓着卢娜的肩膀借此来稳住自己。
  “时间不多了,伏地魔越来越近了,教授,我正在执行邓布利多的命令,我必须找到他让我找到的东西!但是我在城堡里寻找的时候必须让学生们离开——伏地魔想要的是我,而他不会关心会杀掉多少个学生,特别是现在——”特别是现在他知道我正在试图毁掉魂器时。哈利在脑海中说完这句话。
  “你正在执行邓布利多的命令?”她重复道,看起来相当的惊愕。然后,她努力让自己站直身子。
  “在你寻找这个——这个东西的时候,我们会保障学校免遭神秘人的毒手。”
  “那有可能吗?”
  “我想可以,”麦格教授干巴巴的说,“我们老师对于魔法可是很在行,你知道的。如果我们尽全力,我可以肯定我们能拖住他一会儿。当然,对于斯内普教授我们需要做点什么——”
  “让我——”
  “随着伏地魔进入大门,霍格沃茨就将要陷入包围中,让尽可能多的无辜的人逃走确实是明智的做法。但飞路网被监视了起来,在城堡内也不能用幻影移形——”
  “有一条路,”哈利快速说,他说明了通向猪头酒吧的秘道。
  “波特,但是有数以百计的学生——”
  “我知道,教授,但是如果伏地魔和食死徒把注意力放在守住学校的边界时,他们不会注意到从猪头酒吧消失掉的人的。
  “有道理,”她同意了。麦格教授将魔杖指向卡罗兄妹俩,一张银色的网落在他们被绑着的身体上,然后拉紧罩住了他们,并将他们升到了空中,他们在蓝金色的天花板下摇摆着,就象两只又大又丑的海怪。“快过来,我们得警告其他学院的院长。你最好把隐身衣穿上。”
  麦格教授走向门边,举起魔杖。三只银色的猫顿时从魔杖尖端跳了出来,它们的眼睛周围都有着眼镜一样的花纹。守护神跑在前头,让螺旋梯充满了银色的光芒,麦格教授、哈利和卢娜匆忙走下来。
  他们沿着走廊奔跑着,守护神一个接一个地消失了。麦格教授的格子呢晨衣袍子在地板上发出沙沙的响声,哈利和卢娜在隐身衣下紧跟着她。
  他们下了两三层楼,突然传来一阵不易察觉的响动。哈利最先听到,他的伤疤仍然刺痛。他将手伸进挂在脖子上的小袋子拿活点地图,但他还没拿得出来,麦格教授似乎也察觉到了他们新同伴的到来。她停住脚步,举起魔杖准备战斗, “谁在那?”
  “是我,”一个低沉的声音说。
  西弗勒斯•斯内普从一套盔甲后面走了出来。
  一看到他,仇恨开始在哈利心中翻滚。他已经忘了在斯内普犯下的罪行中他的样貌的细节,忘了他那油腻腻的头发是如何像窗帘一样遮在他瘦削的脸上,忘记了他黑色的眼睛中带着怎样麻木而冷酷的眼神。他没有穿着睡衣,而是穿着他一贯的黑色长袍,同样他也拿着魔杖准备战斗。
  “卡罗兄妹在哪?”他平静的问道。
  “我想他们在你让他们去的地方,西弗勒斯。”麦格教授说。
  斯内普走近了,他的眼睛掠过麦格教授,看向她周围的空气,就好像他知道哈利在那里一样。哈利也捏紧了他的魔杖,准备攻击。
  “我有一种感觉,”斯内普说,“阿莱克托发现了一个入侵者。”
  “真的?”麦格教授说。“你那种感觉从哪里来的?”
  斯内普轻轻地挠了挠他的左臂,烙着黑魔标志的地方。
  “哦,那是理所当然,”麦格教授说,“我忘了你们食死徒有你们自己的通讯手段。”
  斯内普假装没有听她讲话,他的眼睛依然在麦格教授身边的空气里搜索,他靠得更近了,让人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
  “我不知道今天晚上是你负责巡视走廊,米勒娃。”
  “你有异议吗?”
  “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这么晚了你要下床到这里来。”
  “我认为有一场骚乱,”麦格教授说。
  “是吗?但是一切都看起来很平静。”
  斯内普看向她的眼睛。
  “你见过哈利•波特了,米勒娃?因为如果你见过他了。我必须强调——”
  麦格教授以哈利难以相信的速度动起来。她的魔杖划过空气,有一瞬间哈利认为斯内普一定已经没有知觉地倒下了。但是斯内普迅速念出的防护咒却让麦格教授失去了平衡。她挥舞着的魔杖碰到了墙壁,并从托架上飞了出来。哈利正准备对斯内普念咒,却被卢娜拉离了那道逐渐消失的火焰,它变成了一个火环照亮了走廊,然后像一个套索飞向斯内普——
  然后火焰消失了,只有一条被麦格教授炸成烟的黑色大毒蛇,这些烟雾重新成型,片刻凝固成了一群飞刀。斯内普只能将那套盔甲挡在身前来躲避飞刀,随着叮叮当当的回声,它们一个接一个地刺入了盔甲的胸部。
  “米勒娃!”一个尖细的声音说,哈利一边看向他后面,一边保护着卢娜躲避飞来的咒语,他看见弗立维教授和斯普劳特教授穿着睡衣穿过走廊跑向他们,身躯庞大的斯拉霍恩教授气喘吁吁的尾随其后。
  “不!”弗立维教授长声尖叫,举起他的魔杖。“你不能再在霍格沃茨杀人!”
  弗立维教授的咒语撞在斯内普用于掩蔽的那套盔甲上。随着咔嚓一声,它活了过来。斯内普挣扎着摆脱那些可以碾碎人的手臂并让它飞向攻击他的人。当它砸到墙上散成碎片时,哈利和卢娜不得不蹲到一旁来躲避它。当哈利再次抬起头的时候,斯内普正在飞行,麦格教授、弗立维教授和斯普劳特教授都在他身后紧跟着他。他急急地飞过一扇教室门,片刻之后,他听到麦格教授喊道“胆小鬼!胆小鬼!”
  “怎么了?怎么了?”卢娜问。
  哈利把她扶了起来,他们沿着走廊跑进了那个废弃的教室,隐型斗蓬都被他们甩在了身后。麦格教授、弗立维教授、斯普劳特教授正站在一面破碎的窗户前。
  “他跳了下去,”当哈利和卢娜跑进教室的时候,麦格教授说道。
  “你是说他已经死了?”哈利跑向窗户,并没有理睬弗立维教授和斯普劳特教授因为他的突然出现而发出的惊呼。
  “不,他没死。”麦格教授悲痛地说。“不像邓布利多,他仍然拿着魔杖……而且他好像从他的主子那学会了一点花招。”
  带着因恐怖而起麻醉感,他看到远方有一个巨大的、蝙蝠形的东西穿过黑暗飞向城堡的围墙。
  他们身后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和大声的喘气声。斯拉格霍恩刚刚赶到。
  “哈利!”他喘着气,揉着他那鲜绿色丝质睡衣下巨大的胸脯,“我亲爱的孩子……真是一个惊喜……米勒娃,可以解释一下么……西弗勒斯……到底怎么回事?”
  “我们的校长想暂时休息一下。”麦格教授边说,边指着窗户上一个斯内普形状的洞。
  “教授!” 哈利手放在额头上喊道,他可以看见那片堆满阴尸的湖被他飞快地他抛在身后,感觉到一只幽灵似的绿色小船撞上了地下湖的岸边,伏地魔带着想杀人的暴怒离开了船——
  “教授,我们需要在学校里布置障碍,他快来了!”
  “很好。神秘人来了,”她告诉其他老师。弗立维教授和斯普劳特教授吸了口气。斯拉霍恩则发出低低的呻吟。“按照邓布利多的指示,波特在城堡里有事情需要做。当波特在做他需要做的事情的时候,我们要尽我们所能安置所有的保护措施。”
  “当然,但是你应该知道无论我们做什么也不可能挡得住神秘人!”弗立维教授尖叫道。
  “但是我们可以拖延他的时间。”斯普劳特教授说。
  “谢谢你,波莫纳,”麦格教授说,她们互相交换了一个会意的眼神,“我建议在学校外围建立最基本的防护,然后将我们的学生集中起来,在礼堂碰面。绝大多数学生都必须撤离,可是如果有些成年的想留下来战斗的,我想应该给他们机会。”
  “我同意,”斯普劳特教授说着已经冲到了门口,“我会带着我们学院的学生在二十分钟后在礼堂和你碰面。”
  当斯普劳特教授跑着消失在大家的视野中,他们可以听到她咕哝着,“触须, 魔鬼网和巴波块茎……是的,我倒要看看这些食死徒怎么对付它们。”
  “我就从这儿开始好了。”弗立维教授说,虽然他几乎看不到窗外,他举起魔杖穿过穿过破碎的窗户,开始咕哝着相当复杂的咒语。哈利听到一阵奇怪的唰唰声,就好像弗立维教授在地面上制造了一场飓风。
  “教授,”哈利说,靠近这个矮小的魔咒课教授。“教授,很抱歉打扰您,但是这很重要。您知不知道拉文克劳的金冕在哪?”
  “——防御保护——拉文克劳的金冕?”弗立维教授尖声说,“了解一点点课外的知识是不会有错的,波特,但是我实在不知道在现在这种情况下那有什么用!”
  “我只是说——您知道它在哪吗?您曾见过它吗?”
  “见过它?现在活着的人没人见过它!遗失很久了,孩子。”
  哈利感到既绝望又失望又惊慌。那么,它是魂器吗?
  “我们会在大礼堂等你和你拉文克劳的学生,弗立维!” 麦格教授说, 向哈利和卢娜招手示意他们过来跟着她。
  当他们刚到门口时,斯拉格霍恩突然低声说道。
  “我说,”他的脸变得极度苍白,汗津津的,海象般的胡须颤抖着。“这种做法!我根本不确定这是否明智,米勒娃。他一定会找到方法进来,你知道,任何企图耽搁他的人都会陷入极度危险中——”
  “我也希望你和斯莱特林的学生在二十分钟后来到大礼堂。”麦格教授说,“如果你想带着你的学生离开,我们不会阻止你。但是如果你们中的任何一个在这所城堡里妨碍我们的抵抗行动,或是对我们拔剑相向的话,那么霍拉斯,我们会斗争到底。”
  “米勒娃!”他吓呆了。
  “现在是让斯莱特林学院决定对谁效忠的时候了,”麦格教授打断他,“去叫醒你的学生,霍拉斯。”
  哈利没有留下继续听斯拉格霍恩絮絮叨叨。他和卢娜紧跟着麦格教授,她站在走廊中间的位置举起了她的魔杖。
  “上帝——噢,看在上帝的份上,费尔奇,不是现在——”
  那个上了年纪的看守员刚蹒跚着进入视线内,就大叫道,“学生们都下了床!他们都在走廊上!”
  “他们都当你是满腹牢骚的白痴!”麦格教授喊道。“现在去做一些有建设性的事!找到1皮皮鬼!”
  “皮——皮皮鬼?”费尔奇结结巴巴地,好像他以前从没听到过这个名字。
  “是的,皮皮鬼,你这个傻瓜,皮皮鬼!你不是已经抱怨他二十五年了吗?把他带来,马上。”
   费尔奇显然认为麦格教授失去了判断力,但是仍然蹒跚着离开,驼着背,小声的咕哝着。
   “现在——灵魂复生!” 麦格教授大喊。沿着走廊的所有雕像和盔甲都从他们的底座上跳了下来,从楼上和楼下传来的撞击的回声看来,哈利知道它们分布在城堡每个角落里的同伴们也都做了同样的事。
  “霍格沃茨正在受到威胁!”麦格教授大喊。“在学校外围就位,保护我们,为我们的学校尽你们的责任吧!”
  伴随着咔嚓声和叫喊声,一群移动的雕像——包括一些动物雕像——从哈利身边匆忙的跑过,有些很小,有些则比人还大,周身叮当作响的盔甲们挥舞着剑和用链条串起来的锥形球。
  “现在,波特。”麦格教授说,“你和洛夫古德小姐最好到你们的朋友那儿把他们带到礼堂里——我去叫醒其他格兰芬多的学生。”
  他们在下一个楼梯的顶端分开了,哈利和卢娜转向了去有求必应屋的隐蔽入口方向。他们在奔跑时遇到了一群学生,其中大多数都在睡衣外面套着旅行斗篷,正被老师和级长带去礼堂。
  “那是波特!”
  “哈利•波特!”
  “就是他,我发誓,我刚看见了他!”
  但是哈利并没有回头,最后他们到达了有求必应屋的入口,哈利靠在施过魔法的墙上,墙壁打开来让他们进去,他和卢娜快速地走下陡峭的楼梯。
  “什——?”
  当房间映入眼帘的时候,哈利因为震惊在楼梯上绊了一跤。这里被塞得满满的,比他最后一次来这里时更加拥挤。金斯莱和卢平抬头看向他,还有奥利弗•伍德、凯蒂•贝尔、安吉利娜•约翰逊、艾利西娅•斯平内特,比尔和芙蓉,韦斯莱先生和太太。
  “哈利,发生什么事了?”卢平走到楼梯底脚,站在哈利面前。
  “伏地魔正在过来,他们在设置障碍阻碍他进学校——斯内普为这个逃了——你们在这做什么?你们怎么知道?”
  “我们给其余的D.A成员发了消息,”弗雷德解释说,“你不会觉得有谁想错过这个有趣的事情吧,哈利。然后D.A又让凤凰社的成员知道,这事儿就像滚雪球越滚越大了。”
  “我们接下来做什么,哈利?”乔治问,“现在情况怎么样?”
  “他们正在疏散低年级的孩子,大家都在礼堂集合以方便组织,”哈利说,“我们正在准备战斗。”
  大家发出一声怒吼,涌向楼梯。当他们从哈利身边跑过时他又被挤到了墙上,有凤凰社的成员,D.A成员还有哈利的老魁地奇球队的队员,他们全都拔出了魔杖,昂首跨入城堡。
  “快点,卢娜!”迪安在经过时喊道,并且向她伸出另一只手,她抓住它跟在迪安后面上了楼梯。
  人群慢慢减少了,只有一撮人还在有求必应屋下面。哈利走了过去。韦斯莱夫人正在和金妮争论,卢平、弗雷德、乔治、比尔和芙蓉都围在她们身边。
  “你还没有成年!”当哈利靠近他们时,韦斯莱夫人正对她女儿喊道, “我绝不允许!你的哥哥们可以去,但是你,必须回家!”
  “我不回去!”
  金妮从她妈妈紧握的手里抽出胳膊的时,头发飞了起来。
  “我是D.A的一员——”
  “一群十几岁的孩子!”
  “一群十几岁要支持哈利•波特的孩子,没有人敢这么做!”弗雷德说。
  “她只有十六岁!”韦斯莱夫人大喊道。“她还小!你们俩怎么会想把她带上——”
  弗雷德和乔治有些愧疚的看着对方。
  “妈妈是对的,金妮。”比尔温柔的说,“你不能去,每个未成年的学生都必须离开,这才是正确的决定。”
  “我不能回家!”金妮大叫道,愤怒的泪花在她的眼中闪烁。“我所有的亲人都在这儿,我不能呆在家里孤单地等待,什么事情也不知道而且——”
  她和哈利的眼神交汇了,金妮恳求的望着他,哈利却摇了摇头,她便悲痛地转过头去。
  “好吧,”她说,凝视着通往猪头酒吧通道的入口。“我现在要说再见了,然后,我会——”
  突然,随着“砰”的一声的巨响。一个人从通道爬了出来,有些失去平衡,一头栽了下来。他努力站起来,跌进了最近的一把椅子里,透过歪着的牛角框眼镜看着四周,说道:“我太晚了吗?开始了没?我刚找到出口,所以我——我——”
  珀西慌乱的止住话头。显然他并没想到会碰见这么多家人。大家由于惊讶而一言不发,最后芙蓉向卢平的问话打破了这场沉默,显而易见,她想转移话题以消除这紧张的气氛:“呃——小泰迪还好吗?”
  卢平惊愕的盯着她。韦斯莱们的沉默看起来正在凝固成冰。
  “我——啊,是的——他很好!”卢平大声说:“是的,唐克斯和他在一起——在她母亲的——”
  珀西依然和其他的韦斯莱还在对视着,一动也不动。
  “这里,我有一张照片!”卢平大声说,说着从里面的夹克里掏出一张照片,并展示给芙蓉和哈利看,他们看到一个有一撮青绿色头发的小婴儿,对着相机摇晃着他的小胖拳头。
  “我是个傻瓜!”珀西吼得非常大声,卢平差点失手掉下照片。“我是个白痴,我是一个华而不实的窝囊废,我是一个……一个……”
  “一个热爱魔法部,否认家庭,权利欲望过剩的蠢货。”弗雷德说。
  珀西咽了咽口水。
  “是的,我是的!”
  “那好,没有比那样说更公正的了,”弗雷德将他的手伸向珀西。
  韦斯莱夫人突然大哭起来。她向前跑去,将弗雷德推向一边,把珀西拉入怀中,给了他一个快要扼死他的拥抱,他也轻轻的拍着韦斯莱夫人的背,眼睛却望着他的父亲。
  “我很抱歉,爸爸。”珀西说。
  韦斯莱先生相当迅速的眨了眨眼睛,然后他也赶紧抱住了他的儿子。
  “是什么让你认清事实的,珀西?”乔治询问道。
  “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珀西说,用他旅行斗篷的一角擦着眼镜后面的眼睛。 “然而我必须找出一个办法逃出来,这在魔法部可不容易,他们每时每刻都在监禁着。但我还是设法联系到了阿不福思,他十分钟前向我泄露说霍格沃茨将要有一场自卫战,所以我就到这儿来了。”
  “不错,我们期待着我们的级长在这样关键的时候发挥领导作用,”乔治惟妙惟肖的模仿珀西一贯华而不实的腔调。“现在,让我们上楼去战斗,抓住所有的食死徒。”
  “那么,你现在是我嫂子啦?”珀西说着和芙蓉握了握手,随后赶快和比尔、弗雷德和乔治跑上楼梯。
  “金妮!”韦斯莱夫人咆哮着。
  金妮正试图在这场家庭和解的掩护之下偷偷摸摸溜上楼梯。
  “莫丽,这样吧,”卢平说,“为什么不让金妮呆在这儿呢?起码这样她可以知道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她却不会参与到这场战斗中去。”
  “我——”
  “这是个好主意。”韦斯莱先生坚定的说,“金妮,你呆在这个房间,听到了吗?”
  金妮看起来并不是十分喜欢这个主意,但是在韦斯莱先生不同寻常的严厉注视下,她点了点头。韦斯莱先生和韦斯莱太太,还有卢平也上了楼梯。
  “罗恩哪去了?”哈利说,“还有赫敏?”
  “他们一定是已经去了礼堂。”韦斯莱先生越过他的肩膀说。
  “我没看到他们从我身边经过,”哈利说。
  “他们说了些关于一间浴室的话,”金妮说,“就在你离开后没多久。”
  “一间浴室?”
  哈利大踏步的穿过房间,来到一扇开着的、连接着有求必应屋的门前,他检查了在那边的浴室,是空的。
  “你肯定他们说的是浴——?”
  然而他的伤疤灼痛起来,有求必应屋消失了。他正注视着一扇高大的煅铁大门,门两侧的柱子上各有一艘有翼的船,注释黑暗尽头的城堡——那里正被灯火点亮。纳吉尼在他的肩膀上盘卧着,他的全身被先前那种冷酷,残忍,想杀人的感觉占据着。
   免责声明:本站信息仅供参考,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果您(作者)发现侵犯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QQ-362192,本站将立即删除!
 
阅读: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

热门专题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