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热点专题 网站搜索 [RSS订阅] [WAP访问]  
语言选择:
英语联盟 | www.enun.cn
英语学习 | 英语阅读 | 英语写作 | 英语听力 | 英语语法 | 综合口语 | 考试大全 | 英语四六 | 英语课堂 | 广播英语 | 行业英语 | 出国留学
品牌英语 | 实用英语 | 英文歌曲 | 影视英语 | 幽默笑话 | 英语游戏 | 儿童英语 | 英语翻译 | 英语讲演 | 求职简历 | 奥运英语 | 英文祝福
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哈利波特7《哈利波特与死圣》中文版——第二十九章 遗失的金冕

[日期:2012-08-09]   [字体: ]

www.eoooo.com

www.enun.cn

www.qqun.cn

www.qqhelp.cn

www.wmba.cn

域名转让联系:QQ50662607

第二十九章 遗失的金冕


  “纳威—这——怎么会?”
  但是纳威认出了罗恩与赫敏,高兴地叫出了声,紧紧地拥抱了他们。哈利越看纳威,越觉得他看起来很糟:他的一只眼睛呈黄紫色肿胀着,脸上到处是伤痕,而且从他凌乱的样子来看,他似乎经受了不少折磨。不过他伤痕累累的脸上仍闪着兴奋的光芒:“就知道你们会来的,我一直在告诉西莫这只是时间的问题。”他把赫敏放开后又说。
  "纳威,你怎么了?"
  “什么?这个?”纳威摇摇头,并不在意他的伤势,“这点事不算什么,西莫更惨,你会看到的。要不我们现在就进去吧?哦,”他转过来对阿不福思说,“阿不,估计还有几个人正在过来的路上呢。”
  “还有几个人?” 阿不福思重复着,好像有种不祥的意味,“什么叫还有几个人啊,隆巴顿?整个村子可是有宵禁令和监视咒的!”
  “我知道,所以他们会直接幻影显形到酒吧里,”纳威说道,“等他们到了,记得让他们通过,好吧?谢谢哦!”
  纳威把他的手伸给赫敏,帮助她爬上壁炉架,进入地道;罗恩紧跟着她,然后是纳威。哈利转向阿不福思。
  “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你两次救了我们的命。”
  “那就照顾好他们,”阿不福思粗声粗气地说,“第三次我就不一定能够再救他们了。”
  哈利爬上壁炉架,穿过阿瑞娜肖像后面的洞。洞的另一边有光滑的石梯:看起来这条通道好像已经有些年头了。黄铜的壁灯悬挂在墙上,土地面由于长期使用而变得光滑;他们行进时影子在墙上交织成起伏不定的扇形。
  “这东西在这有多久了?”在他们出发时罗恩问道,“这可不在活点地图上,是吧哈利?我还以为只有七个人从这里进出过学校呢。”
  “他们在学期刚开始时把这些秘道全都封起来了,”纳威说,“这里再也不可能通过了,尤其是在入口处有咒语,出口处有食死徒和摄魂怪的情况下。”他开始向后退,好像并不对此在意的样子。“别管这些东西……那是真的吗?你们闯进了古灵阁?从龙那里死里逃生?现在不管什么地方,大家都在谈论着这个,泰瑞•布特就是因为在大礼堂吃饭时忍不住喊出了这些事,才被卡罗兄妹给揍了的!”
  “呵呵,那是真的。”哈利说。
  纳威兴高采烈地笑着。
  “你是怎么处理那只龙的啊?”
  “把它放归野外了, ”罗恩说,“赫敏还赞成把它当成宠物养呢。”
  “请你不要夸大其词,罗恩——”
  “但是你们最近到底在做什么?人们都说你们藏起来了,哈利,但是我可不相信,我敢肯定你一定做了些什么。”
  “你说的对,”哈利说,“不过先跟我们讲讲霍格沃茨,纳威,我们还什么都没听说呢。”
  “唉,这里已经不是以前的霍格沃茨了,”纳威说道,他脸上的笑容褪去了,“你听说了关于卡罗兄妹的事吗?”
  “那两个在这里教书的食死徒?”
  “他们不光教书,”纳威说,“还负责纪律管理。卡罗兄妹喜欢惩罚。”
  "就像乌姆里奇那样?"
  “她在他们面前只能相形见绌。如果我们做错了事,其他老师都要向卡罗兄妹汇报。不过他们尽可能不这样做。可以说,他们和我们一样讨厌卡罗兄妹。”
  “一个叫阿米科斯的家伙教黑魔法防御术,不过现在只是黑魔法。他们让我们对被关禁闭的人使用不可饶恕咒.”
  “什么?”
  哈利、罗恩和赫敏的声音在通道中上下回荡着。
  “真的,”纳威说。“我这伤疤就是这么来的,”他指着自己脸颊上一处特别深的伤口说,“我拒绝这样做。不过有些人会觉得这很有趣;克拉布和高尔简直爱上这规定了。我想这是他们第一次可以凌驾一切。”
  “阿勒克图, 阿米科斯的姐妹,在教麻瓜研究,现在这门课是必修课了。我们都得听她讲解麻瓜是如何像动物一样愚蠢肮脏,是如何用暴力把巫师们搞得只能躲藏起来,以及一种自然秩序正在重新建立。这个,”他指着脸上另一道斜着的伤疤说,“是因为我问她,她和她哥哥到底沾染了多少麻瓜的血而得到的。”
  “啊,纳威,”罗恩说“你需要学聪明一点。”
  “你没看到过她,”纳威说,“如果你见过,就不会这么说了。重点是,如果有人能站起来反抗他们,会给其他人带来希望。你这么做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哈利。”
  “但是他们会拿你来开刀的,”罗恩说,当他们经过一盏壁灯时,风变弱了,纳威脸上的伤痕清晰得就像浮雕一样。
  纳威耸耸肩。
  “没关系啦。他们可不想浪费更多的纯血种,所以他们会因为这些口头反抗而折磨我们,但不会真的杀了我们。”
  哈利不知道那个会更糟一些:是纳威正在叙说的这些事情,还是他说这些时平静的语气。
  “真正有危险的人是朋友或亲戚在外面惹麻烦的,他们会被当作人质抓起来。老西诺•洛夫古德就是在《唱唱反调》里面有点太无所顾忌了,结果他们那帮人就在圣诞节后回学校的火车上把卢娜拽了下去。”
  “纳威,她一切都好,我们见过她——”
  “是啊,我知道,她给我送了信儿。”
  他从兜里掏出一枚金币,哈利认出这是D.A用来互相传递消息用的一枚假的加隆。
  “这玩意儿真是太棒了,”纳威说,满面笑容的看着赫敏,“卡罗兄妹俩做梦也想不到我们是怎么联络的,他们简直要被弄得疯掉了。我们以前经常在半夜偷偷溜出去,在墙上刻了诸如‘D.A招募新兵’一类的话。把斯内普气的不行。”
  “以前?”哈利注意到是过去时,便问道。
  “唉,越到后来就越难了,”纳威说,“圣诞节我们损失了卢娜,金妮复活节之后再也没回来,我们仨又是领头的。看上去卡罗兄妹知道我和大部分事情都脱不了干系,就开始教训我。后来迈克尔•科纳在释放一个被他们关起来的新生的时候被抓住了,结果被狠狠的修理了一顿。大伙就再也不敢了。”
  “别开玩笑了!”罗恩咕哝道,这时候通道开始向上升了。
  “是啊,嗯,我不能让大伙步迈克尔的后尘,所以那些把戏我们也不再用了。可我们还在坚持战斗,都是秘密活动,一直到几个星期以前。我猜他们是在那时候认识到只有一种办法能阻止我,就是打我奶奶的主意。”
  “他们什么?”哈利、赫敏、罗恩异口同声问道。
  “是啊,”纳威说,路越来越难走,他有一点喘了,“嗯,你能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绑架小孩儿,逼迫他们的亲戚就范,这一招屡试不爽。我想他们反其道而行之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可事实是,”他面对着他们,哈利惊讶的发现纳威竟然在微笑,“他们从奶奶那儿可是一点好果子都没讨到。他们可能觉得根本没必要派什么厉害的人物去对付一个既矮又老,还是一个人住的女巫。无论如何,”纳威大笑起来,“德力士还呆在圣芒戈,而奶奶已经逃之夭夭了。她还给我写了封信,”他拍了拍长袍上的胸袋,“跟我说她为我感到骄傲,说我不愧是我父亲的儿子,还说让我坚持到底。”
  “太酷了!”罗恩说。
  “对极了!”纳威开心地说,“只有一件事,他们发觉手中没有能威胁我的东西,终于决心让我从霍格沃茨消失。我不知道他们是打算杀掉我还是把我送进阿兹卡班,可我知道不论是哪种,我都是时候该销声匿迹了。”
  “可是,”罗恩说,看上去完全懵了,“我们——我们不是正朝着霍格沃茨往回走吗?”
  “当然,”纳威说。“你会明白的。我们到了。”
  转过一个拐角,通道的尽头就在他们眼前。还有一小段阶梯,通向和阿瑞娜肖像后面那扇差不多的门。纳威把它推开,钻了过去。哈利紧跟其后,听到纳威对着一帮看不见的人大声说:
  “快看看这是谁!别怪我没告诉你们!”
  哈利一进到这间通道尽头的屋子就引起一片大呼小叫:“哈利!”“是波特,就是波特!”“罗恩!”“赫敏!”
  看着五颜六色的帘子、灯,还有一张张脸,哈利感到很迷惑。一眨眼的工夫,他、罗恩和赫敏就被二十几个人团团围住了,人们拥抱他们,不停地拍他们的后背,弄乱了他们的头发,还跟他们握手。好像他们刚赢了魁地奇的决赛一样。
  “好了,好了,都冷静!”纳威叫道,人群渐渐退去,哈利这才看清周围的情况。
  他几乎认不出这间宿舍。它大极了,看上去就像是在一间富丽堂皇的树屋里面,或者一艘巨船的船舱。暗色木头镶嵌的没有窗子的墙上挂着色彩明快的织锦帘子,各种颜色的吊床紧靠着天花板和围绕着墙的阳台整齐地排成一排。哈利看见了用猩红色布装饰的格兰芬多金色狮子,黄色衬着的赫奇帕奇黑獾,蓝色装饰的拉文克劳青色老鹰,唯独少了银绿相间的斯莱特林。还有凸出来书架,靠墙立着的几把扫帚,角落里还有一个大大的木头做的收音机。
  “我们这是在哪儿?”
  “当然是有求必应屋了!”纳威说。“它看起来比以前大多了,不是吗?卡罗兄妹抓我的时候,我知道只有一个地方能躲起来:我设法通过了这扇门,就找到了现在的这个地方。嗯,我来时这里还完全不是现在这个样,当时这里小多了,只有一张吊床,帘子也只有格兰芬多的。不过随着D.A.的成员越来越多,屋子就自动扩大了。”
  “那卡罗兄妹进不来?”哈利问,他往四处看,想找到门在哪儿。
  “没错,”西莫•斐尼甘说,他的脸因瘀伤而肿着,直到他开口说话哈利才认出是他。“在这儿藏着真是再合适不过了,只要我们有一个人呆在这儿,他们就进不来,门是不会自己开的。这全是纳威的功劳。他把这间屋子用的得心应手。你得说明白你到底想要什么——就像‘我不想让卡罗那伙人进来’——它才会照你说的做!你得保证说的滴水不漏。纳威真是好样的!”
  “那不算太难,真的,”纳威谦虚地说。“我那时候呆在这儿大约已经一天半了,饿坏了,真盼着能有什么吃的东西,就在那时去猪头酒吧的路出现了。我走过通道,结果遇见了阿不福思,他现在一直给我们做饭。因为某种原因,这间屋子没法给我们食物。”
  “啊,对了,食物是甘普元素转换定律的五个例外之一,”罗恩对迷惑的人们说.
  “我们躲在这差不多两个星期了,”西莫说,“每次我们需要更多的空间时,它就能变出吊床来,当女生们来的时候,它甚至变出了一间相当不错的盥洗室——”
  “——当她们觉得很想要洗澡时,是的,”拉文德•布朗补充道,哈利直到那时才注意到她。他仔仔细细地看了一圈,认出了许多熟悉的面孔。佩蒂尔孪生姐妹都在这儿,还有特里-布特,厄尼•麦克米兰,安东尼•戈德斯坦和迈克尔•科纳。
  “跟我们说说你都干了些什么,”厄尼说,“现在到处都是谣言,我们一直在通过波特兄弟会得知你的最新消息。”他指着收音机。“你们没有闯进古灵阁?”
  “他们当然进去了!”纳威说。“而且关于龙的传闻也是货真价实的! ”
  “然后你干什么了?”西莫焦急地问。
  没等每个人都提出他们想问的问题,哈利感觉到他的闪电伤疤开始火烧火燎地疼起来。他赶紧转过身背对着好奇而兴奋的人群。突然有求必应屋消失了,现在哈利站在一个破损得很严重的石头小屋里,他脚下已经腐烂的地板正在裂开,在一个被挖开的洞旁边,一个掀开盖子的金盒子躺倒着,里面什么也没有。伏地魔愤怒的叫声在他的脑海中回荡着。
  把他自己从伏地魔的思想里剥离不是什么容易事,当哈利摇摇晃晃的回到他本来站着的地方时,罗恩正扶着满脸是汗的他。
  “你还好吧,哈利?”纳威问道。“要坐下吗?我猜你一定了累坏了,是不……?”
  “不是,”哈利说。他看着罗恩和赫敏,试图不出声地告诉他们伏地魔刚刚发现他的一个魂器被毁掉了。没有时间了,如果伏地魔下一步准备拜访霍格沃茨,他们很可能会失去机会。
  “我们必须继续走了,”他说,他们的表情告诉他,他们明白了。
  “那我们接下来干什么,哈利?”西莫问,“有什么计划?”
  “计划?”哈利重复着。他正用全部的意志力使自己不再次地屈服于伏地魔的愤怒情绪:他的伤疤还在火烧火燎地痛着。“那个,我们——罗恩,赫敏和我——有些事需要去做,完成后我们会离开这儿。”
  人们不再笑或者咳嗽。纳威看起来很疑惑。
  “你说‘离开这\'是什么意思啊?”
  "我们不是回来待着的,”哈利说,一边揉着他的伤疤,试图减轻一些疼痛。“有些很重要的事情需要我们去做——”
  “那是什么?”
  “我——我不能告诉你。”
  四周响起一片嘀咕声;纳威的眉头紧皱在一起。“为什么不能告诉我们?是和对抗神秘人有关的,对不对?”
  “呃——对——”
  “那我们也要加入。”
  D.A的其他人都点头同意,有几个人显得特别有激情,其他人则很郑重。其中几个为了表示对接下来行动的决心与毅力甚至从椅子里站了起来。
  “你们不明白,”在最近的几个小时里哈利好像已经说过很多次这句话了。
  “我——我们不能告诉你们,这是我们必须——单独——来做的事情。”
  “为什么?”纳威问。
  “因为……”他是在不顾死活地寻找魂器,或者至少可以单独和罗恩赫敏讨论一下他们该从哪里开始调查。哈利发现他很难集中思想。他的伤疤还在痛,“邓布利多给我们三个布置了任务,”他很小心的说,“而且不允许我们向外透露——我的意思是,他只想让我们三个去完成这项工作。”
  “我们是他的军队,”纳威说。“邓布利多军。我们一直都在一起,在我们都努力抗争的时候,你们三个却偷偷摸摸地做自己的事——”
  “这不是野餐会,哥们,”罗恩说
  “我没有这么说,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们不能相信我们。在这个房子里的每个人都参加了战斗,正是因为这个他们才在这间房子里,因为卡罗兄妹正在对他们紧追不舍。这里的每个人都证明了他们对邓布利多的忠心——对你的忠心。”
  “听着,”哈利说道,并不知道他接下来要说什么,但是那并没有关系。隧道的门突然在他身后打开了。
  “我们得到了你的消息,纳威!嗨你们三个,我就知道你们肯定在这!”
  是卢娜和迪安。西莫高兴得大叫一声,跑过去拥抱他的铁哥们。
  “嗨,大家好!”卢娜开心地说,“哎,能回来真是太好了!”
  “卢娜,”哈利心烦意乱的说,“你怎么在这?你是怎么——?”
  “我告诉她的,”纳威说着举起那枚假加隆,“我答应过她和金妮如果你回来就告诉她们。我们都以为你回来是为了革命。我们可以推翻斯内普和卡罗兄妹了。”
  “当然是为了这个啊!”卢娜兴高采烈的说,“是不是,哈利?我们要把他们打出霍格沃茨?”
  “听着,”哈利感到有些惊慌,“对不起,但这不是我们回来的原因。我们回来是为了做一些事情,然后——”
  “然后你就把这烂摊子留给我们,自己走掉?”迈克尔•科纳像是在盘问哈利。
  “不是!”罗恩嚷道,“我们做的事情最终会让大家都受益的,都是为了消灭神秘人——”
  “那就让我们也帮忙!”纳威有些着急的说,“我们也想加入!”
  另一个声响在他们身后响起,哈利转过身去。他的心跳加速起来:金妮正从墙上的洞里爬出来,紧接着是她的双胞胎哥哥弗雷德和乔治,还有李•乔丹。金妮给了哈利一个灿烂的微笑:他都忘了自己从来没有仔细欣赏过金妮的美丽,但是也从没有像现在一样不想见到她。
  “阿不福思有点生气了,”弗雷德说,一边举起他的手回应一些向他打招呼的声音。“他想睡觉,但是他的酒吧现在就像一个火车站。”
  哈利张大了嘴,因为他的前女友出现在李•乔丹后面,秋•张对着他微笑:“我得到了消息。”她说,手里拿着那枚假加隆,走到迈克尔•科纳身边坐下。
  “那么计划是什么,哈利?”乔治问道。
  “还没有计划,”哈利说,正被突然出现的几个人搞得不知所措,他的伤疤痛得太厉害以至于他还不能接受所有的事。
  “我们自己把他们搞定是不是?我最喜欢的。”弗雷德说到。
  “你不能这样做!”哈利对纳威吼道,“把他们都叫回来是为了什么?这太荒唐——”
  “我们在战斗,对不?”迪安说,把他的假加隆也拿了出来,“消息说哈利回来了,我们要开始战斗了!尽管我还需要一根魔杖——”
  “你还没有魔杖?”西莫问道。
  罗恩突然转向哈利。
  “他们为什么不能帮忙?”
  “什么?”
  “他们可以帮忙,”他把声音降低,这样除了站在他们两人中间赫敏就没有人能够听到他说话了,“我们也不知道那个东西在哪,而且我们还要快点找到它。我们不用告诉他们那是一个魂器。”
  哈利从罗恩转向赫敏,她小声地说:“我觉得罗恩是对的,我们都不知道要找的那个东西是什么,我们需要他们的帮助。”“你不用什么都一个人来承担,哈利。”看到哈利迟疑的表情,她赶紧加了一句。
  哈利快速的想了一下,他的伤疤还在刺痛,头似乎又要裂开了。
  邓布利多警告过他关于魂器的事情只能够告诉罗恩和赫敏。秘密与谎言,我们都是这么长大的,而阿不思……他是天才……他是否要变成像邓布利多一样,把他的秘密紧紧藏在心中,不敢面对真相?可是邓布利多相信斯内普,但是这又造成了什么后果?他还不是在天文塔上把他杀了……
  “好吧!”他对另外两个人小声说到。“好吧,”他对着整个屋子喊道,其他声音都停止了:弗雷德和乔治停止给旁边的人讲笑话,所有人看起来都很警觉而兴奋。
  “我们要找一些东西,”哈利说,“一些——一些可以帮助我们打败神秘人的东西。它在霍格沃茨,可是我们不知道确切的位置。它可能是属于拉文克劳的什么东西。有没有人恰好见过类似物品?比如说上面有那只老鹰的?”
  他充满希望地看着那一小群拉文克劳的人:帕德玛、迈克尔、特里,还有秋,可回答他的是坐在金妮椅子把手上的卢娜。
  “恩,是丢失的金冕。我告诉过你的,记得吗,哈利?拉文克劳丢失的金冕?爸爸试图复制过它。”
  “是的,但是那个丢失的金冕,”麦克尔科纳转了转眼珠说,“已经丢了啊,卢娜。这没什么意义。”
  “它什么时候丢的?”哈利问。
  “他们说是好几个世纪以前,”秋说,哈利的心沉了一下,“弗利维教授说那个金冕是和拉文克劳本人一起消失的。人们试图寻找过,但是,”她向其他的几个拉文克劳询问道,“人们连一个碎片都没找到过,是不是?”
  他们都摇摇头。
  “对不起,不过那是个什么东西?”罗恩问。
  ”是一种王冠,”特里-布特说,“拉文克劳应该是有一个魔法器具,使佩带着它的人更加聪明。”
  “是的,爸爸的思维推进器——”
  哈利打断了卢娜。
  “你们从来没见过任何和它相似的东西吗?”
  他们又都摇头。哈利看着罗恩和赫敏,心里感到十分失望。把一个丢失了这么久而且下落不明的东西当作魂器,藏在城堡里可不像是个好主意……在他还没想好另一个问题之前,秋又开口了。
  “如果你想看看那个金冕长成什么样子,我可以带你去我们的公共休息室,哈利。拉文克劳在她的画像里戴着它。”
  哈利的伤疤又开始炙热的烧痛着:有求必应屋开始在他眼前晃动,然后黑色的土地出现在他的下面,他甚至感觉到那条大蛇正缠在他的肩上。伏地魔又开始飞行了,也许是去那条地下河,也许正在来城堡的路上。他不确定:其中是哪一条路,是不是没剩多少时间了?
  “他在路上!”他对罗恩和赫敏小声说。他瞥了一眼秋,转过身背对着他们。“听着,我知道这没有多大意义,但是我决定去看一眼那个肖像,至少搞清楚那金冕长什么样子。在这等我一下,要保护好,你们知道,那个魂器的安全。”
  秋已经站起来,但是金妮却突然凶巴巴地说“不用,卢娜会带哈利去,对吧,卢娜?”
  “啊,是,我很乐意,”卢娜高兴地说。秋只好重新坐下,看起来挺失望。
  “我们怎么出去”哈利问纳威。
  “那里。”
  他带领哈利和卢娜走到一个放着小碗柜的角落,从那里有一段向上的陡峭的台阶。
  “这里的出入口每天都是不一样的,所以他们不可能找到它,”他说,“问题是我们不知道出去时会到哪。小心点,哈利,他们每天晚上都会在走廊里巡逻。”
  “没问题的,待会见!”
  他和卢娜赶紧爬上那些被火炬照亮的长长的台阶,转了个弯。最后到达了一段好像是坚固的墙的地方。
  “到这下面来”哈利对卢娜说,把隐形衣拿出来罩在他们身上。他轻轻推了一下那面墙,就在他接触到墙的那一瞬间墙消失了,他们滑到了外面。哈利瞥了一眼后面,那个出口立刻自己又封上了。现在他们站在一条漆黑的走廊里。哈利把卢娜推进阴影里,在脖子上面的小袋子里摸索出活点地图。把鼻子凑到跟前,找到了他和卢娜所在的小黑点。
  “我们在第五层,”他小声说,看着费里奇在他们前面的走廊消失,“这边走。”
  他们小心翼翼地悄悄移动。
  哈利曾在晚上在城堡悄悄走动过很多次,但是他的心从来没跳得这么快过,也从没象现在这么希望他所通过的地方都是安全的。走过月光在地板上留下的方形投影,两旁盔甲上头盔在他们轻得不能再轻的脚步中吱吱响着,鬼知道在转角处有谁在埋伏着。
  哈利和卢娜一边走一边在灯光足够亮的地方查看着活点地图,有两次不得不停下让幽灵通过,不让他们发现。他做好了随时碰到障碍的准备;不过最让他担心的还是皮皮鬼,他努力的听着每一声可以预示这个令人讨厌的家伙靠近的声音。
  “这边,哈利。”卢娜屏住呼吸说着,抓住他的袖子,带他来到了一处螺旋形的楼梯。
  他们爬着这些令人头晕目眩的台阶;哈利以前从没来过这里。最后他们到了一扇没有拉手和钥匙孔的门面前:一大块有些年头的木头和一块青铜制老鹰形状的门环。
  卢娜伸出一支苍白的手,那手看起来好像漂浮在空中,并没有与胳膊或身体相连。她轻敲了一次,但在寂静中对于哈利来说却像大炮发射一样响。老鹰的嘴突然张开了,但发出不是鸟叫而是一个轻柔而悦耳的声音说道,“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恩……你觉得呢,哈利?”卢娜沉思着问。
  “什么?没有口令吗?”
  “哦,没有,你必须要回答问题。”卢娜说。
  “那回答错了怎么办?”
  “那你就得等着下一个能答对问题的人来了,”卢娜说,“这样你就可以学到东西,明白?”
  “呃——是啊……问题是我们等不及下一个人来啊,卢娜。”
  “是啊,我明白你的意思,”卢娜很认真地说,“那么,我觉得答案就是一个循环无始无终。”
  “答得不错,”那个声音说到,然后门旋转着打开。
  空着的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是一个宽敞的圆形房间,比哈利在霍格沃次见到的任何地方都要梦幻。墙上可爱的拱形窗户上挂着蓝色和青铜色的丝质窗帘。白天,拉文克劳们可以很好的欣赏到周围的山丘景色。穹形屋顶上面画着星星与地上的深蓝色地毯相互呼应。屋子里面有桌子,椅子和书柜,而正对着门的壁龛里有一尊白色大理石的肖像。
  哈利认出了罗伊纳•拉文克劳,因为他在卢娜家里见到过她的那尊半身像。肖像在一扇门旁边,他猜可能是通往上面宿舍的。他大步走到大理石女人面前,她似乎也在看着他,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微笑,美丽却有一点惶恐。她的头上是那个白色大理石做的精致的圆圈。和芙蓉在婚礼上戴的冕状头饰不同。金冕上面有些雕刻上去的字母。哈利钻出斗篷站到拉文克劳的底座上去读。
  “无可估量的智慧是一个人最大的财富。”
  “也能让你变得一文不值,白痴!”一个如同母鸡咯咯叫的声音说到。
  哈利迅速转身,从基座上跌下来,落在地板上。阿勒克图卡罗肩膀倾斜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就在哈利举起魔杖的同时,她把短粗的食指放在了前臂上骷髅与蛇的印记上。
   免责声明:本站信息仅供参考,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果您(作者)发现侵犯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QQ-362192,本站将立即删除!
 
阅读: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

热门专题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