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热点专题 网站搜索 [RSS订阅] [WAP访问]  
语言选择:
英语联盟 | www.enun.cn
英语学习 | 英语阅读 | 英语写作 | 英语听力 | 英语语法 | 综合口语 | 考试大全 | 英语四六 | 英语课堂 | 广播英语 | 行业英语 | 出国留学
品牌英语 | 实用英语 | 英文歌曲 | 影视英语 | 幽默笑话 | 英语游戏 | 儿童英语 | 英语翻译 | 英语讲演 | 求职简历 | 奥运英语 | 英文祝福
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哈利波特7《哈利波特与死圣》中文版——第二十八章 遗失的镜子

[日期:2012-08-09]   [字体: ]

www.eoooo.com

www.enun.cn

www.qqun.cn

www.qqhelp.cn

www.wmba.cn

域名转让联系:QQ50662607

第二十八章 遗失的镜子


  哈利的双脚落在了路面上。霍格莫德大街那熟悉的景象展现在他眼前:阴暗的店面、远处雾蒙蒙的黑色山峰和那前面延伸到霍格沃茨的曲折小路,以及从三把扫帚酒吧的窗户里透出的亮光。落地的瞬间,他突然清楚地回想起将近一年以前,他是如何搀扶着极度虚弱的邓不利多在这里着陆的。
  哈利刚要松手放开罗恩和赫敏的胳膊,突然空气中传来尖叫声,那声音就像是伏地魔得知金杯被偷的时候发出的。这个声音让哈利全身的神经都紧张了起来:他们被发现了。
  正当他的目光转向隐身衣下的另外两个伙伴时,三把扫帚酒吧的门突然打开了,十二个披着斗篷,蒙着面具的食死徒高举着他们的魔杖冲到了街上。罗恩正要举起他的魔杖,哈利拉住了他的手腕。对方人太多了,根本跑不掉——只要稍不注意就会暴露他们的位置。
  一个食死徒举起魔杖。尖叫声消失了,但依然可以听见从山那边传来的回声。
  “隐身衣飞来!”一个食死徒吼道。
  哈利紧紧抓住隐身衣,可是它并没有要飞走的迹象。飞来咒对它并不起作用。
  “没穿你的小斗篷,波特?”那个使用魔咒的食死徒大叫道,随后对他的同伙们说:“散开找,他就在这儿!”
  六个食死徒向他们跑过来,差点抓住他们。哈利、罗恩和赫敏用他们最快的速度退到最近的巷子里。他们在黑暗中静静地等着,聆听着街上传来的忙乱的脚步声。食死徒们的魔杖发出的用来搜寻他们的光束四处晃动着。
  “我们走!”赫敏低语道,“马上幻影移形!”
  “好主意,”罗恩说,但还没等哈利回答,一个食死徒喊道:“我们知道你在这儿,波特,你逃不掉的!我们会找到你的!”
  “他们早就准备好了,”哈利低声说,“他们用了魔咒发现我们来,我确定他们还会做些什么来困住我们,不让我们走……”
  “为什么不用摄魂怪?”另外一个食死徒大声说,“把摄魂怪放出来的话会很快找到他的!”
  “黑魔王要亲手杀死波特……”
  “摄魂怪并不会杀死他!黑魔王要的是波特的命,不是他的魂儿。相反,被摄魂怪吻过以后,他会更容易被杀死的!”
  他们大声争论着。哈利感到阵阵恐惧——要击退摄魂怪就必须召唤守护神,这样他们马上就会被发现。
  “我们必须试试幻影移形,哈利!”赫敏小声说。
  就在这时,哈利感觉到一股不自然的寒气在街上传播开来,周围的光都被吸走了,连天上的星星也消失了。在漆黑一团中,他感到赫敏抓住了他的胳膊。他们俩一起准备幻影移形。
  他们周围的空气似乎凝固住了一样。无法幻影移形——食死徒果然用了什么咒语。越来越浓的寒气刺入哈利的身体。他、罗恩和赫敏贴着墙,摸索着沿着巷子向后退,努力不发出声响。他们刚转过一个拐角,就发现十只或更多的摄魂怪披着黑色的斗篷,能够看到它们是因为它们比周围环境要暗很多,它们伸出布满疤痕的腐烂的手,悄无声息地飘了过来。它们能够感到周围的恐惧吗吗?哈利确信这一点——它们似乎移动得更快了,伴随着让哈利非常厌恶的咳咳作响的拖长了的呼吸声,品味着空气中的绝望,不断向他们逼近……
  他举起手中的魔杖——他决不能忍受摄魂怪的吻,不管之后会发生什么。
  他心里想着罗恩和赫敏,同时低声念出:“呼神护卫!”
  一只银色的牡鹿从他的魔杖尖里飞了出来冲向前方,摄魂怪四散逃走了。一个得意的声音从什么地方喊道:“找到他了!那边,在那边!我看见他的守护神了,一只牡鹿!”
  摄魂怪被击退了,繁星重新显现出来。食死徒的脚步声越来越响,但是还没等哈利从惊恐中回过神来有所动作,不远处传来门闩打开的声音。这条狭窄街道的左手边一扇小门打开了。一个粗犷的声音说道:“波特,进来,快!”
  哈利想都没想就这样做了,他们三个快速地进了门。
  “上楼去,别脱掉隐身衣,别出声!”一个高大的身影喃喃低语。他经过他们身边,走到街上,重重地关上了门。
  哈利一开始还不知道这是哪儿,现在,借助那儿唯一的一支蜡烛微弱的光线,他认出了猪头酒吧那脏兮兮的销屑吧台。他们跑到柜台后面,穿过一扇门,迅速爬上了一段木制的楼梯来到了客厅。客厅里铺着结实的地毯,小壁炉上方挂着一张巨大的油画,画中的金发女孩带着一种空洞的甜美地凝视着屋子。
  楼下的街上传来叫喊声。他们披着隐身衣,急忙来到脏兮兮的窗子旁边向下看去。他们的救星——哈利现在认出了他正是猪头酒吧的招待——是唯一一个没有戴面具的人。
  “怎么?”他愤怒地向一个戴着面具的家伙吼道,“怎么?你们让摄魂怪来到我的街上,我当然可以用守护神把它们赶走!我才不想让它们靠近我,我告诉你,绝对不行!”
  “那不是你的守护神,”一个食死徒说,“那是一只牡鹿,是波特的!”
  “牡鹿!”招待咆哮道,接着他抽出魔杖,“牡鹿!你们这些笨蛋,呼神护卫!”
  一个巨大的长着角的东西从他的魔杖中涌了出来,头朝下地冲向大街,直到视线之外。
  “我看到的不是那个东西。”那个食死徒说,尽管他也不是非常确定。
  “有人违反了宵禁,你也应该听到了,”他的一个同伴告诉招待,“违反了规定,到街上来……”
  “我想要出来溜溜猫怎么了?去他的鬼宵禁!”
  “是你触发了宵禁咒?”
  “是又怎样?把我关进阿兹卡班?以‘在自己家门口走走’为罪名杀了我?如果你们想的话,请便吧!不过,看在你们自己的份上,但愿你们还没有按下你们那小黑魔标记来召唤他。我想他可不愿意因为我和我这只老猫被叫到这儿来,不是么?”
  “不用为我们担心。”一个食死徒说道,“操心你自己吧,竟然敢违反宵禁!”
  “如果我的酒吧关门了,你们打算去哪儿买那些药剂和毒药?你们那点可怜的小买卖还怎么做?”
  “你竟敢威胁……”
  “我可以闭嘴,这不正是你们来这儿的目的么?”
  “我还是觉得我一开始看到的守护神是一只牡鹿!”第一个食死徒争辩道。
  “牡鹿?”招待吼道,“是山羊,笨蛋!”
  “好,是我们看错了,”第二个食死徒说,“不过你要是再敢违反宵禁,我们绝不饶过你!”
  食死徒们回头向大街走去。赫敏终于松了口气,从隐身衣下面爬了出来,坐在了一张摇摇晃晃的椅子上。哈利拉上了窗帘,把隐身衣从他和罗恩身上掀开。他们听见了楼下招待重新闩好门,爬上楼梯的声音。
  哈利注意到了放在壁炉架的顶上的一样东西:一面长方形的小镜子被,就在那幅女孩画像的正下方。
  招待走了进来。
  “你们这些蠢蛋,”他看了看他们,粗声粗气地说,“你们到底在想什么?竟然到这儿来!”
  “谢谢,”哈利说,“真是感谢不尽,你救了我们的命!”
  招待咕哝着说着什么。哈利靠近他,透过长长的、绳子似的灰色头发和胡须,仔细地瞧着他的脸。。他带着一副眼镜。脏兮兮的镜片后面藏着一双敏锐的、充满智慧的蓝色眼睛。
  “原来我在镜子里看到的是你的眼睛。”
  屋子里很静。哈利和招待对视着。
  “是你让多比来的。”
  招待点了点头,然后四顾着找那个家养小精灵。
  “我以为他会跟你们在一起。你们把他留在哪儿了?”
  “他死了,”哈利说,“被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杀死了。”
  招待面无表情,过了一小会儿,他说:“太可惜了,我一直很喜欢那个小家伙。”
  他转过身去,用魔杖戳了一下灯,把它点亮,不去看任何人。
  “你是阿不福思吧?”哈利对着那个男人的后背说。
  招待没有回答他,弯下腰去点炉火。
  “你怎么弄到这个的?”哈利走向屋子里那面天狼星魔镜,问道。这面镜子和他在将近两年之前打碎的那面是一对。
  “一年前,我从老邓那儿买的,”阿不福思说,“阿不思跟我说了这是什么玩意儿。从那以后我就一直关注着你。”
  罗恩深吸了一口气。
  “银色的雌鹿,”他激动地说,“也是你吗?”
  “你在说什么?”阿不福思问道。
  “有人为我们召唤了一个雌鹿守护神!”
  “你这个脑子,都能去做食死徒了,孩子。你没看到我刚才演示了我的守护神是一只山羊吗?”
  “哦,”罗恩嘀咕着,他的肚子发了很大的咕噜声,他趁机说,“嗯……那个……我饿了!”
  “我这儿有吃的。”阿不福思说着走出房间,过一会儿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大条面包、一些奶酪和一锡壶蜂蜜酒,把它们放到了炉火前面的一张小桌子上。
  他们贪婪地吃着喝着,有那么一会儿功夫,只有狼吞虎咽的声音。
  吃饱以后,哈利和罗恩一屁股坐下来,懒洋洋地靠在了椅子背上,阿不福思说:“现在,我们得想个好主意让你们离开这儿。晚上不行,你们也看到有人要趁夜色出门是什么后果了:一旦触发了宵禁咒,他们就会像护树罗锅看到了狐媚子蛋一样向你们扑过来。我可不敢保证下一次我还能把牡鹿说成是山羊来蒙混过关。等到天一亮,宵禁结束的时候,你们就披上你们的隐身衣徒步离开霍格莫德,走到大山里面去,在那儿你们就可以幻影移形了。你们可能会见到海格,从被追捕的时候开始,他就带着格洛普一直藏在一个山洞里。”
  “我们不走,”哈利说,“我们要到霍格沃茨去。”
  “别犯傻了,孩子。”阿不福思说。
  “我们必须去。”哈利说。
  “你们必须做的,”阿不福思探过身去说,“是离开这儿,越远越好。”
  “你不明白,时间不多了。我们必须进到城堡里去,邓不利多——我是说,你的弟弟——需要我们……”
  壁炉发出的火光使得阿不福思的肮脏的眼镜片顷刻间变得不透明了,泛着白色漫射,让哈利想起了巨蜘蛛阿拉戈克瞎了的双眼。
  “我哥哥阿不思总是需要这样那样的东西,”阿不福思说,“他的那些伟大的计划总是会让一些人受伤。波特,你要马上离开这个学校,如果可以的话,离开这个国家。忘掉我哥哥和他那些自作聪明的计划吧,他已经去了一个没有什么能伤害他的地方,你也不欠他什么了。”
  “你不明白……”哈利重复道。
  “哦?我不明白?”阿不福思平静地说,“你觉得我会不明白我自己的哥哥吗?你觉得你比我还了解阿不思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哈利回答道。他吃喝得太多,脑子有些疲倦。
  “其实……他交给了我一项任务。”
  “任务?”阿不福思问道,“是份好差事吧,我希望?令人愉快?轻松容易?是那种指望一个不够格的小巫师没等好好锻炼自己就能完成的事?”
  罗恩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赫敏看起来很紧张。
  “我——不,这并不轻松,”哈利说,“但是我必须——”
  “必须?为什么必须?他已经死了,不是么?”阿不福思粗声说,“放弃吧,孩子。在你落得像他一样的下场以前,先救救你自己吧!”
  “我不能这样。”
  “为什么不能?”
  “我——”哈利很受打击,不知道该怎么辩解,于是他以攻为守,“但你不也是在奋斗吗?你是凤凰社的一员……”
  “我曾经是,”阿不福思说,“但凤凰社已经不存在了。神秘人赢了,一切都结束了。任何不这样认为的人都是在欺骗自己罢了。你在这儿永远不会安全的,他们太渴望找到你了。所以,听我的,快点出国去吧,去藏起来,保护好自己,最好带上他们俩。”他用大拇指指了指罗恩和赫敏。
  “谁都知道他们是你的死党,所以他们现在也不安全。”
  “我不能走,”哈利说,“我还有任务……”
  “把它留给别人!”
  “不行,必须要我来做。邓不利多都向我解释了……”
  “哦,是吗?那他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了吗?他没有隐瞒什么吗?”
  哈利打心眼儿里想要说“是”,但是这个“是”字却怎么也说不出口。阿不福思似乎看出了他在想什么。
  “我了解我的哥哥,波特。他从小就会保守秘密。秘密和谎言,我们就是这样长大的。阿不思……他在这方面绝对是个天才。”
  老人的眼神移向壁炉架上方挂着的女孩画像。哈利现在才发现,这是整个屋子里唯一的一幅画。即没有阿不思•邓不利多的照片,也没有其他什么人的。
  “邓不利多先生,”赫敏小心翼翼地说,“那是你的妹妹吗?阿瑞娜?”
  “是。”阿不福思简单地答道。“你读过丽塔斯基特的文章了,小姐?”
  虽然炉火发出的光线很暗,但还是可以清楚地看出赫敏的脸变红了。
  “埃非亚•多戈跟我们提到过她。”哈利替赫敏辩解道。
  “那个老家伙,”阿不福思嘀咕着,喝了一大口蜂蜜酒,“他以为我哥哥是最杰出的人。很多人,包括你们三个,也都这样想。但他只是看起来杰出而已。”
  哈利没说什么。他不想表达这几个月来一直困扰着他的对邓不利多的质疑和不信任。在给多比挖坟墓的时候,他就下了决心,不管阿不思•邓不利多指引给他的这条路有多么崎岖和危险,他都要要坚持下去;虽然他还并不知道所有他想要的答案,但只要简单的信任就好。他再也不想怀疑了,不想听到任何会让他动摇的劝诫。他发现阿不福思凝视着他,那明亮的、能看穿一切的眼睛简直和他哥哥的一模一样。哈利觉得阿不福思看出了他的想法,并且很不以为然。
  “邓不利多教授非常关心哈利。”赫敏小声说道。
  “是么?”阿不福思说,“真有趣。多少人都因为他的关心落得了更糟糕的下场。”
  “你什么意思?”赫敏气喘吁吁地问道。
  “不用你管。”阿不福思回答道。
  “可这事关重大!”赫敏说,“难道……是你们的妹妹?”
  阿不福思瞪着她,嘴唇动了动,像是在把刚到嘴边的话嚼碎了一样,随后冲口出而:
  “我妹妹六岁的时候,被三个麻瓜男孩攻击了。他们透过后花园的篱笆看到了她用魔法。她还是个孩子,她不会控制自己——没有哪个巫师在那么小的年纪能控制住自己。我猜他们看到以后是吓坏了。他们越过篱笆,还没等她给他们展示她的戏法,他们就像疯了一样阻止了她这个小怪胎。”
  在火光中,赫敏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罗恩看起来有点不舒服。阿不福思站了起来,跟他哥哥差不多高,突然间充满了巨大的愤怒和极大的痛苦。
  “他们所做的事情毁了她: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正常过。她不肯用魔法,但却摆脱不掉它;它吞噬了她的内心,让她彻底疯掉了。当不受控制的时候,它又爆发出来,让她变得相当陌生和危险……但大部分时间里,她还是相当可爱的,胆小而没有敌意。”
  “我父亲找到了那几个混蛋,”阿不福思接着说,“还教训了他们。结果他因此被关在了阿兹卡班。他从来没说出这么做的原因,因为如果魔法部知道了阿瑞娜变成了什么样子,她将要永远被关在圣芒戈了。他们认为如果她体内的魔法不受控制地爆发出来,对于《国际保密法》将会是相当大的挑战。”
  “我们不得不给她找个安全的地方休养。于是我们搬了家,跟别人说她病了。我妈妈一直照看着她,尽可能让她每天安安静静,开开心心的。”
  “她最喜欢我了,” 阿不福思满是皱纹,须发纠结的脸看起来就象一个脏兮兮的校园男生,“而不是阿不思,他在家时总是躲在自己的屋子里看书,数着他那些奖状,为了成为‘当代最著名的名字’之一。”
  阿不福思继续说道:“他从来不为她操心。她最听我的话了,不愿意吃饭的时候,我总能帮我妈妈哄她吃下去。她发脾气的时候,我能让她平静下来;而当她听话的时候我们就一起喂山羊。”
  “在那之后,她十四岁的时候……唉,当时我不在场,”阿不福思说,“如果我在,我一定能止住她的……她爆发了,我妈妈不如她年轻,然后……出了一点小事故,阿瑞娜没控制住自己,结果我妈妈死了。”
  哈利的心中既有点同情,又有些排斥。他不想再听下去了,但是阿不福思不停地说着,哈利不知道他说了有多久,事实上,甚至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
  “这件事耽误了阿不思和小多戈的环球旅行,他们俩回到家来参加妈妈的葬礼。之后多戈自己走了,阿不思留下来当一家之主,呸!”
  阿不福思向火里吐了一口唾沫。
  “我跟他说,我要留在家里照顾妹妹,不上学也没关系。他说我必须完成学业,他会接替妈妈来照顾妹妹。让这么有才华的人天天照顾自己那疯疯癫癫的妹妹,阻止她隔三差五就把房子炸个底朝天,还真是有些屈才。不过不管怎么说,开头的几周他做的倒是还好……直到那个人出现。”
  阿不福思脸上渐渐露出吓人的表情。
  “格林沃德。终于,我哥哥找到了和他一样聪明有才华的、志同道合的人。他们谈论的话题从建立新的巫师组织的计划,到寻找圣物,到一切他们感兴趣的事物,而照看阿瑞娜已经变得次要了。阿不思做的是伟大的事业,他忽视了一个小女孩,和造福巫师界的宏伟计划比起来,算得了什么呢?”
  “但是,过了几周,我实在不能忍了。快要到我回霍格沃茨的日子了,所以我对他们说——对他们俩,面对面地,就像我现在对你们一样,”阿不福思低头看着哈利。可以想象他年轻的时候,生气地面对着他哥哥时瘦瘦高高的样子。
  “我告诉他,你最好马上放手,你不能这样对待她。她还没康复,不管你打算去哪,你都不能带着她;你每次去做你那些聪明的演讲的时候,不能驱赶着她象个跟班一样跟着你。不过这让他很不高兴。”阿不福思说。他的双眼又一次被眼镜片反射的火光所淹没,闪现出一片白色,像瞎了一样。“格林沃德更不高兴。他很生气,说我是个愚蠢的小孩,竟然妨碍他和我的天才哥哥的计划……我真不明白等他们改变了世界,巫师们也不用想办法隐蔽了,麻瓜们也能学得规规矩矩了……我可怜的妹妹就不用再东躲西藏了?”
  “我们吵了起来……我拿出了魔杖,他也拿出了魔杖。他——我哥哥最好的朋友,对我用了钻心咒,阿不思想要阻止他,但随后我们三个展开了混战。闪烁的光线和噼啪的响声刺激到了我妹妹,她实在不能忍受了……”
  阿不福思像是受到了致命的伤痛,脸色越来越苍白。
  “……我猜她是要帮忙,但她大概也不清楚自己要做什么。我不知道是我们当中的谁造成了这场悲剧——谁都有可能。总之她死了。”
  说到最后,阿不福思的嗓子已经哑了。他一屁股瘫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赫敏已是泪流满面,而罗恩的脸几乎变得和阿不福思一样地惨白。哈利感到厌恶极了,他真希望自己压根没听到这些话,恨不得把这段记忆消除。
  “这真是……真是太悲惨了……”赫敏低声说。
  “她走了……”阿不福思沙哑地说道,“再也回不来了。”
  他用袖口擦了下鼻涕,清了清嗓子。
  “当然,格林沃德跑了。他在自己国家的时候就有过一些不良记录,他可不想把阿瑞娜的死也算到他的账上。阿不思倒是解脱了,不是么?甩掉了妹妹这么大的一个负担,他可以安心做他的‘最伟大的巫师’……”
  “他从来没有解脱过。”哈利打断了他。
  “你说什么?”阿不福思说。
  “从来没有。”哈利说,“你哥哥死的那个晚上,他喝了一种令他发疯的药。他开始尖叫,向某个虚幻的人恳求着:‘请不要伤害他们……我愿意替他们承受这一切……’”
  罗恩和赫敏睁大眼睛看着哈利。他从来没跟他们详细讲过他和邓不利多在湖中小岛上发生了什么:自他跟邓不利多回到霍格沃滋以后,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已经被完全盖过了。
  “我知道,他回到了和你还有格林沃德在一起时的幻觉当中。”哈利说着,回想起邓不利多自言自语的,苦苦哀求的样子。
  “他仿佛看到格林沃德伤害了你和阿瑞娜……这对他是一种折磨。如果你看到他那个时候的样子,你就不会说他解脱了。”
  阿不福思把脸埋进他那苍老而嶙峋的双手,陷入了沉思。过了很长时间,他说:“波特,你怎么敢确定,比起你,我哥哥不会更关心他那伟大的事业?你怎么敢说,你对于他不会像我妹妹那样,可有可无?”
  哈利的心里像是被尖冰刺穿了一样。
  “我不信。邓不利多从来都很喜欢哈利。”赫敏说。
  “那他怎么不让他躲起来?”阿不福思反驳道,“他怎么不跟他说,‘你要小心,我来教你怎么才能活下去’?”
  “因为,”还没等赫敏回答,哈利说,“有的时候你不能只顾自己的安危!有的时候你必须去想想那个伟大的事业!这是一场战争!”
  “可你才十七岁啊,孩子!”
  “我已经成年了,即便你放弃了,我也要继续战斗!”
  “谁说我放弃了?”
  “凤凰社已经不存在了。”哈利重复着阿不福思刚才说过的话,“神秘人赢了,一切都结束了。任何不这样认为的人都是在欺骗自己罢了。”
  “我不希望这样,但这是事实!”
  “不,这不是。”哈利说,“你哥哥很清楚怎样才能打败神秘人,现在他把这些知识传给了我。我要一直继续下去,直到成功——或者死去。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这一切会如何结束,很久以前我就知道了。”
  他以为阿不福思会嘲笑他,或者会跟他争辩,但是他没有。他只是动了动身子。
  “我们必须到霍格沃茨去。”哈利又说了一遍,“如果你帮不上我们,我们会等到天亮离开这儿,自己想办法进到霍格沃茨去。如果你能帮忙——那么,最好现在就告诉我们。”
  阿不福思坐在椅子里没动,用那双像极了他哥哥的眼睛凝视着哈利。最后他清了清嗓子,站了起来,绕过小桌子走到阿瑞娜的画像跟前。
  “你知道怎么做。”
  她笑了笑,转身走开了。她并不是象一般画像里的人那样从一侧走出画框,而是沿着身后像是画出来的一条长长的通道离去。他们看着她的身影一点点变小,最后消失在黑暗之中。
  “呃……怎么……”罗恩打破沉寂。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能进去。”阿不福思说,“但你们应该知道,他们守住了所有秘密通道的出入口,墙外到处都是摄魂怪,据我得到的消息,学校里面还有日常的巡逻。那儿从来没被这么严密地把守过。斯内普负责里头的一切,还有卡卢兄妹做他的跟班,呃……那是专为你们设的监视哨,不是吗?你说你已经有赴死的觉悟了。”
  “但是怎么……”赫敏对着阿瑞娜的画像皱着眉头问道。
  一个小白点又出现在了画中通道的尽头,阿瑞娜一步一步走向他们,看起来变得越来越大。但这次她领着另外一个人。这个人个头比她高,走路一瘸一拐的,看起来很兴奋的样子。他的头发比哈利见过的所有人都要长。随着他们越走越近,身影越来越大,模样也渐渐显现出来,直到画框里只剩下他们的头和肩膀。
  随后,整幅画像一扇小门一样打开了,门后露出了一个真正的密道入口。而眼前爬出来的这个头发长乱,脸颊瘦削,衣衫褴褛的人,竟是真正的纳威 隆巴顿!他高兴得大叫了一声,跳下壁炉架,大声说:
  “哈利!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免责声明:本站信息仅供参考,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果您(作者)发现侵犯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QQ-362192,本站将立即删除!
 
阅读: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

热门专题
 图片新闻